您的位置:品书网 > 恐怖灵异 > 聊斋大圣人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善女雀儿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善女雀儿

作品:聊斋大圣人 作者:佛前献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李修远得了这仙人的才气也没有用,他便是绘画的技艺再高超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只能说这是这个顾仙一份礼物而已,或许对李修远而言没有什么用,但这是别人的一片心意。

    看见顾仙离开。

    他不知道这个仙人会去什么地方,也并不关心这个。

    李修远打探到消息之后他转身离去,去寻顾仙口中的那两个仙女。

    他施展了神目术,查探镜湖的四周。

    尽量不去窥视一些修行之人的隐私,只是留意湖边各色人物的来来往往。

    蓦地。

    他在湖边看见了两位少女。

    一位身穿黄裙,体态婀娜,脸上带着一股柔弱之色,其姿色远胜凡间的女子多已。

    另外一位身穿绿裙,身子娇小,像是一个刚及笄的少女,有种说不出来的灵巧之色。

    这两个女子各手持一个玉瓶,蹲在湖边取水。

    那玉瓶不大,却无论如何装都似乎装不满,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

    两个少女互相攀谈聊天,打发着装水时候的无聊时光。

    “就是她们么?”李修远神色微动,脚下一迈,用上了缩地成寸的法术。

    没片刻功夫,他就已经看见了眼前的那里两位少女。

    “在下李修远,见过两位仙女。”

    他本着礼多人不怪的态度,隔着好几步距离便作揖施了一礼。

    黄杉女子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急忙起身回了一礼:“善女见过这位道长,不知道道长找小女有什么事么?”

    “他不是修道之人,穿着道袍也不想,善女你别被骗了,他是凡人,身上有俗气,并没有修道之人那股清灵之气。”旁边那位绿裙少女眼睛灵动打量着李修远一眼就看出了他是凡人。

    修行之人和不是修行之人只要略微留意一点,很容易分辨出来。

    这和修行的高低没有关系,纯粹是对气息的辨认。

    李修远笑道:“在下的确是一介凡人,但也是道门中人,只是修的不是长生之道而已,还请两位仙女勿要见怪,在下这次冒昧打搅只是想向两位仙女打探一点事情,希望两位仙女能够帮助在下一二,在下在

    这里先谢过了。”

    那个叫善女的女子回了一礼笑道:“我可不是仙女,我们还没有成仙呢,我和雀儿都是精怪得到,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被仙人渡到了天姥山,便一直在此地居住而已,不知道道长要问什么?如果我知道的话一

    定告诉道长。”

    李修远道:“在下想要问一问两位仙女,近来今日可有丹鼎派的道人来天姥山么?”

    丹鼎派?

    善女犹豫思考了一下:“这只怕帮不了道长了,这几日进出天姥山的道人很多,我虽然时常看见,但是亦是分辨不出来道长所寻之人姓甚名谁,若是道长知晓相貌的话,我到是能帮到道长。”

    “还真是抱歉了,我并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李修远微微摇了摇头道。

    旁边的那个叫雀儿的少女却又忽的笑道:“我知道道长要找的是什么人,丹鼎派我清楚,供奉的是天上的道君,门中的道人有不少在天姥山修行,他们住在哪,我也清楚......只是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不

    想招惹是非。”

    李修远先是有些欣喜起来,随后听到这个雀儿这么说,却又认真说道:“这位仙女,实不相瞒,我的一位妻妾是一只狐精,她家中的三姐出门在外遇到了丹鼎派的道人,被抓来带到了天姥山,我想要寻她回

    来,这怎么能算是招惹是非呢?”

    “我只是一只小妖,在天姥山之中地位卑微,若是得罪了某位仙人,高人的话,我们的下场是很严重的。”雀儿却是脑袋连连摇晃,并不想将消息告诉李修远。

    李修远道:“我追寻家中三姐,合情合理,两位仙女帮我既是帮情,帮理,理字当头,问心无愧,怎么会招来劫难呢,若是真因为此时牵连到两位的话,一应后果我替两位仙女承担?还请仙女成全。”

    说完,他郑重的施了一礼。

    善女见此,当即道:“雀儿,这位道长态度诚恳,又是为了搭救亲人,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他吧,不要再刁难道长了。”

    雀儿被这样一劝,改变了注意,点了点头道:“那好吧,看在善女的份上我就把丹鼎派道人的居处告诉你,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才行,若是做得到的话,我就带你前去,若是做不到的话,我就不能帮你

    了。”

    “什么事情?还请直言,在下一定做到。”李修远道。

    雀儿闻言鼓起脸颊道:“你只是一个凡人,口气到是不小,要知道这里可到处都是神仙,到处都是修道之人,随便施展一点小法术你就受不住了,你还是去找你的同门师傅,师祖之类的出面吧,不然受了伤

    ,甚至死在了这里,我可不负责。”

    李修远说道:“在下自认为自己还有一点微薄的法术和道行,相信帮助仙女没有问题。”

    他并不觉得这雀儿是刁难头他,雀儿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欠下恩惠,结下因果。

    所以选择了互助互利的处理方法。

    你帮助我,我帮助你,大家都不欠谁的,这很公平。

    雀儿眼睛一动,开口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办不好我可不会带你去找那群道人。”

    “这是自然。”李修远点头道。

    雀儿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善女每天都要在镜湖打水,本来一天只要打三次就够了的,但是最近来了好几只精怪,仗着法术的凶狠,强迫我们替他们打水,使得我们一天要打九次,再这样下去的话若

    是被其他打水的精怪瞧见了,怕也要学他们那样压迫我们,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不再压迫我们。”

    “我话先说在前面,那几只精怪其中一只是乌鸦精,其中一只是蛇精,还有一只白鱼精,每只精怪的道行都有五百年,而且还拉帮结伙聚集了一群几百年道行的精怪,你如果没有信心的话就去找人帮忙。”

    雀儿觉得李修远没这本事,好心提醒道。

    “只是一群不成气候的精怪而已,我教训他们一顿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们在哪?还请带我前去。”李修远道。

    “你真不去请同门的师兄,师傅,师祖前来帮忙么?”雀儿狐疑道。

    李修远说道:“我想应该不用,若是真的对付不了的话再去请我师傅出马也不迟。”

    “这样最好了,对了,道长你师傅的道行有多高?”雀儿道。

    “他已经修成了金丹大道了。”李修远道。

    一旁的善女惊道:“那岂不是快要成仙得道了。”

    雀儿也是有惊又羡慕的看着李修远,难怪这个凡人会出现在天姥山,原来他的师傅是金丹高人,快要成仙得道的人物。

    不过仔细一想,这个人的师傅如此有本事,那对付那几只金瓜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想到这里,她抿嘴窃笑起来。

    “水已经打好了,我们回去吧,道长你也跟我们一起来,路上一定会碰到那群可恶的家伙。”雀儿说着,她从湖水之中拿出了玉瓶。

    却见玉瓶之中湖水已经装满了,都快要溢出了。

    两人双手各捧着一个玉瓶,步伐轻盈,神情紧张,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往前走去。

    “两位仙女为何走的这么慢,能否快一些?”

    李修远跟在后面,见到她们步伐如此之慢不由有些焦急道。

    善女有些羞愧道:“小女子的道行浅薄,这玉瓶之中装满了湖水,沉重不已,以我们的道行只能走这么快了,还请道长莫要催促,若是一时拿不稳打翻了瓶子,跌碎了,我们又要受罚了。”

    “就是,你这道人急什么,这里和凡间不一样,这里是没有夜晚的,整日都是这样,便是拖延一点时间又不妨碍什么,若是我们打水出了差错,那可就完蛋了。”雀儿转过脑袋看了他一眼。

    “好吧,是我不对,我不该催促两位仙女。”李修远只好陪个不是:“不过两位仙女既不堪负重,何不容我帮忙?我自认为还有些力气的,相信拿两个瓶子不是什么难事。”

    雀儿狐疑的看着他;“我手中的可不是普通的瓶子,你可知这里面装了多少水,有多重么?说出来不怕吓死你,这一个瓶子装满水之后重五百斤,没有一定的道行是拿不动的,别以为看着轻松,实际上可沉

    了,天姥山中各神仙洞府的水都是我们在送。”

    “道长勿要见怪,雀儿并没有嘲笑道长的意思,道长的好心我们知道,只是这送水是我们的职责,还请道长稍安片刻。”善女带着几分歉意道。

    李修远摇了摇头并没有介意这事情,只是感慨道;“没想到神仙之地也有如此严重的压迫啊,从这里走到天姥山,以你们的速度三趟的话就要去掉大致半日的时间,若是一天九回,岂不是没有片刻休息了?

    ”

    “可不是么,不是那几只可恶的精怪,我们每日还有半日时间修行呢,现在一天到晚就是送水,真是受不了了。”雀儿撅着小嘴抱怨道。

    “如此说来,我还真得帮你们解决这事情,哪有这样恶待别人的道理,便是去地主家做长工,若是事情繁重了,日夜赶工,地主家还得准几日休息,加一些工钱呢。”李修远听的觉得有些看不过去。

    这善女和雀儿虽然性格不同,但心地良善。

    本来这良善是好事,哪知道这反而成了被别人压迫的理由。

    到头来,良善的精怪没有福报,那些压迫别人的精怪反倒是落了个轻松。

    这怎么行。

    李修远并没有帮善女和雀儿拿水,他知道自己帮这一次也没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替她们解决其他的麻烦。

    一路走来,不缓不快。

    善女和雀儿很小心,一路上没有一滴水洒出来,双手稳重,五百斤重的玉瓶不带一丝的摇晃,生怕一旦失了平衡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然而走到天姥山的台阶之下的时候。

    抬头一看,眼前是三千步台阶,直通天姥山里面。

    李修远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祥云,星辰,日月,还有仙乐,花香飘出.....仿佛可以想象到里面是如何的美不胜收,如何的精美绝伦。

    但是善女和小雀却是没有多看一眼,她们端着玉瓶往山脚下的几个水井走去。

    而在几个泉水口附近,早就有好些精怪所化成的人在那里等待了。

    “善女,雀儿,你们打水可真是有些慢了,先把水倒进这两个水井里吧,之后是那两个,最后才是你们负责的水井。”一个穿着黑色道袍,头上插着一根乌羽的男子,沉着脸似乎有些不满道。

    “他叫乌头,是乌鸦精得道,你能赶走他么?”雀儿忽的扭头对着李修远小声道。

    李修远说道:“我试试看吧,应该没有问题。”

    “说什么呢,我都听见了,真当我耳聋了么?”

    乌头道人目光一冷:“雀儿,怎么,不想替我打水了,所以找来了一个帮手?”

    “听见就听见了,你仗着自己的道行高我们一丁点,让我们替你打水,现在我找来帮手对付你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大不了输了之后我继续替你打水。”雀儿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修远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你这是对我有多大的不相信啊,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想好了失败。

    乌头道人打量了一下李修远,嗤笑道:“他身上有世俗之气,虽然看不出跟脚,但就冲着这股俗气也厉害不到哪里去,雀儿,你是从哪里招来了这么一个山野粗汉?”

    雀儿怒视道:“不是我找来的,是他自己凑上来的,不过你可被小看他了,他虽然没什么本事,又有些书生的迂腐,还希望催促人,耐心也不是很足,但是他有一个师傅,他的师傅已经修成了金丹大道,快

    要成仙了,你可要当心一点。。”

    “金丹高人的弟子?”乌头道人又有些警惕的打量着李修远。

    怎么看都不像是金丹高人的弟子啊。

    法宝都没有一件。

    “他也是金丹高人的弟子?你才不信。”乌头道人冷冷道。

    雀儿说道:“我也不相信,可就是想吓吓你,万一是真的呢,你伤了他不就是引来了金丹高人了么?”

    “......”

    李修远此刻忍不住开口道:“雀儿仙女,你能否不要再说了,我好歹也是要面子的,你这样一说我这多没面子啊。”

    雀儿点了点头道:“好了,我不说了,这个乌鸦精交给你了,放心,他不敢杀你的,我刚才的话已经唬住他了。”

    “说话之前记得用传音,我都听到了。”乌头道人脸色铁青道。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