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恐怖灵异 > 聊斋大圣人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再生一计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再生一计

作品:聊斋大圣人 作者:佛前献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别的书生愿意束手就擒,可不代表李修远也是柔弱好欺。

    这个李梁金是没资格抓捕疑犯的,这些书生之所以不敢反抗,是畏惧侯府的权势而已,怕侯府的府兵再次举起钢刀砍在他们的身上。

    “大胆。”侯府的一个护卫怒喝道:“你有些武艺又如何,我等联手抓拿他。”

    “住手。”李梁金忽的脸色一沉挥手道:“李修远,本公子今日放你离开,希望你这段时间别给本公子生事,不然本公子便是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你好受。”

    对于李修远他还是很忌惮的。

    此人武艺强大,又是什么天生圣人,能御使鬼神,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想生事。

    而且这李修远也没有在草堂内,之前就被排挤离开了,显然也不可能是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我这个人向来是非分明,不过我还要带我几个朋友离开。”李修远道。

    “可以。”李梁金点头道。

    听到这话,其他被抓捕的书生纷纷期盼不已的看着李修远。

    “李兄,还记得在下么?之前你在凉亭和朱兄对对子的时候我为你喝彩过。”一个狼狈不堪的秀才急忙呼喊道;“还请李兄救我。”

    “李兄,还记得我否?之前参加文会的时候你我有过一面之缘啊。”也是一个秀才求救道。

    不止是这两个秀才,其他的读书人也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纷纷想李修远求救。

    他们丝毫不觉羞耻,要知道因为之前的文会,这些书生可是一个都不想挨着李修远,便是路过也要冷脸想对,生怕别人怀疑自己和李修远的关系亲近,从而被达官显贵们看在眼中,从而产生疏远之心。

    “抱歉,我不能带你们离开,你们并非是我的朋友,我没有这个义务帮助你们,你们自求多福吧。”李修远冷淡的回道。

    “李修远,你怎能如此铁石心肠,好歹我们也是同榜秀才啊。”一个秀才悲呼道。

    李修远道:“只是同榜秀才而已,又不是同床夫妻,你若有本事的话自可离去,何须我来救。”

    “修远兄,你我在郭北城相识,难道你忘记我了么?”

    “抱歉,没什么影响。”

    李修远对于这些没有羞耻之心的书生倒也不生气,只是心中厌恶罢了。

    现在自己凭什么带这些人离开?

    让他们去受一受牢狱之苦或许也不错,再说了,他们真有胆色的话应该联手反抗才对。

    李修远就不相信李梁金真的敢大开杀戒,若是他真动手了,这次的事情可就和他脱不了干系了,眼下李梁金虽然悲愤交加,应当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吧。

    寻看了一圈,却发现王平和朱昱两个人不在这里,应当已经趁机离开了。

    到是宁采臣昏迷在了地上,浑身是血污,看样子应该是受了伤,只是还没有死,

    “我又救了你一回了。”李修远暗道,将昏迷的宁采臣扶了起来,同时查看了他一下他的伤口。

    还好这宁采臣并没有什么伤口,只是脱力昏迷了过去,看样子之前在和一个叛军搏斗,看着他的手掌,却发现他手中死死的握住一枚绣花针,李修远记得这是他在兰若寺的时候送给宁采臣防身的毒针。

    这毒针可不得了,刺手手会瘫,刺腿腿会瘸,很歹毒。

    李修远本想毁去,但考虑到这也是一件宝物也就留了下来,如今这歹毒的宝物却是在今日救了宁采臣的命。

    当即,他带着宁采臣,又照顾了一番以前一起在郭北城救灾共事的几个书生便立刻离开了。

    至于其他读书人的呼救他是一概不理会。

    这些秀才只是下狱而已,又不是死,何必这般大呼小叫,有能耐的应该自救才对。

    “可惜了。”

    朱尔旦见到李修远离开反而心中一叹。

    若是这个李修远和李梁金产生了冲突那就好了,今日说不定还有热闹可以看,只是李梁金对这李修远似乎很忌惮,不想弄到你死我亡的地步。

    “不过今日的事情未必是没有机会做文章的。”随后,朱尔旦目中寒光闪动,心中开始思考对策起来。

    就在李修远离开的同时。

    林园之中的一处阁楼之中。

    胡黑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他看见卧房之中那两只死在床上的狐狸时,老泪不禁流下,他看的出来自己的女儿是被那李梁金拿剑刺死的,其中一个女儿还是在睡梦之中就死了。

    “李梁金,今日你侯府的报应就来了,纵然你的福泽深厚,命格极贵,我也要让李家家破人亡。”他站在窗口看着草堂之中发生的种种一切。

    当他见到李侯爷死讯传来的时候却是心中的悲愤稍减,有些痛快起来。

    这个李侯爷他见过,本来福德是很深厚的,不然也不会托生在王侯之家,只是因为常年作威作福,福德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如今又因为上次把鬼宅送给李修远,起了谋害人间圣人之心,这余下的福德便被再次削减一空,如今灾难来临,自然是要死在这次的灾难之中。

    这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的道理。

    而且即便这次李侯爷不死在这一次,也会不日暴病而亡。

    所以,对他的死,胡黑是见怪不怪。

    “这次的事态虽然严重,但是李梁金福德还在,能够安然度过这一次的劫难,我要想害他家破人亡,唯有引诱他走上歪路,让他的福德彻底的耗尽......不过这事情做成之后我也要被牵连其中。”胡黑心中暗道。

    谋害一位福德深厚的王侯命格之人代价是不小的。

    而且对精怪,鬼神而言杀死这样的人是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正常的鬼神都不会去加害这类人。

    毕竟有害无益的事情谁都不会去做。

    倘若是李修远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虽然谋害圣人的代价让鬼神无法承受,可谁让他有七窍玲珑心呢,吃了能成仙,超脱。

    而且成仙之后就不受天谴了,自然值得去加害一番。

    胡黑想了一下,觉得让李梁金家破人亡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诱他造反。

    “此事未必不能成功。”

    他喃喃自语,当即化作一股黑气飞走,进入了金陵城之中,在一个小巷子落下之后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落魄的算命师、

    胡黑走出了小巷,变作的算命师混入了人群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74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