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 正文 第683章 垂死挣扎,子龙命危

正文 第683章 垂死挣扎,子龙命危

作品: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作者:云下飞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683垂死挣扎,子龙命危

    巴图说赏赐给典博儿子和女婿,做他的包衣奴才,这在鞑子手下的汉人将领中,已经算是比较好的赏赐了。

    只要做了这种鞑子高级将领的包衣奴才,至少他们不用再像普通汉人百姓那样,过着最下等奴才的生活。

    最好的,是给向多尔衮,多铎这种鞑子亲王做包衣奴才,在这些投靠鞑子的汉人将领看来,那是最好的待遇了。

    所以,这个时候,当巴图如此说道时,典博也明知这是让他去送死,但是他还是激动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大人放心,奴才就是战死,也一定挡住那些火枪兵。”典博视死如归的说道。

    “很好,去吧。”

    看到典博这样的表态,巴图很满意。

    “四营的,跟我走!杀!”

    随即,典博便率领五百余汉军正蓝旗的士卒,返身朝着戚威这边的火骑兵杀过来。

    “射击!”

    砰砰砰!

    戚威这边,一名军官大声吼道,前面的几十名火枪手平举着燧发枪,扣动扳机,铅弹雨朝着这些士卒泼撒出去。

    “啊啊啊!”

    随即,迎面冲来的这些汉军正蓝旗士卒,倒下大半。

    典博也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朝着周围士卒喊道:“躲到两边去。”

    典博是为了挡住戚威这边的火骑兵,可不是来送死的,他让士卒躲到街道两边,寻找掩体。

    如此一来,戚威手下的这些火骑兵,便很难射击到他们。

    而如果戚威手下这些火骑兵敢冲过来,他们便可以杀出去,用他们手里的刀枪,与之近身搏杀。

    不得不说,典博让手下士卒,如此躲到街道两边,有商铺,石柱,墙壁等掩体,为他们提供遮挡。

    戚威手下的火骑兵,还真无法用燧发枪射到他们,不过这依旧难不住戚威。

    而且戚威也不会下令,让手下火骑兵贸然前冲过去,他深知自己这些火骑兵们的劣势,绝不能让敌人近身。

    不过,这丝毫难不住戚威他们,或许典博这样做,能够拖延戚威率部前进的速度,但绝对不可能挡住他们。

    “掷弹手,准备。”

    很快,队伍中就响起戚威的喊声,一名名拖着燃烧着引线的铁壳雷的掷弹手,从后面冲出来。

    然后,将他们手里拖着的铁壳雷,朝着前面扔过去,滚到街道两边。

    轰隆隆!

    随即,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木屑翻飞,躲在街道两边的那些汉军正蓝旗的士卒们,不少人便发出了惨叫。

    “继续扔,给本将把他们全部炸出来。”戚威无情的说道。

    同时,戚威这边心里也焦急,他担心赵子龙那边坚持不住。

    而且,戚威还不知道赵子龙已经收了重伤,手下也只剩下不到两百骑兵,要不然此时他一定不会采用这么保守的打法。

    典博还真用五百士卒,暂时拖延住了戚威所部的前进。

    而巴图这边也彻底疯狂了,他要趁着这最后的时机,一定要杀出去,不然就真没机会了。

    “冲,全都给本将冲上去,杀出去。”

    巴图歇斯底里的吼道,让他手下三百鞑子精锐亲自带队,冲杀赵子龙这边仅剩不到两百的飞龙营骑兵。

    同时,他也率领两百鞑子正红旗骑兵,在后面督战其他蒙古和汉军的士卒,谁敢后退,就砍了谁。

    “阎东,守不住了,快带将军走。”

    一名飞龙营的副队将此时冲过来,对着守在赵子龙旁边的一名亲卫,喊道。

    这个白龙军将领,浑身是伤,铠甲早已被鲜血染红,分不清是他还是敌人的鲜血。

    腹部和左肩上,明显还中了三箭,但全被他斩断箭杆,没有拔出箭头,硬撑着在战斗。

    但这个时候,随着巴图彻底疯了,他手下将士更是不要命的冲杀,前面仅剩不足两百的飞龙营骑兵,已经不足以守住整条街道了。

    “将军,走吧。”

    那名阎东的亲卫,此时也在旁边,劝说赵子龙。

    这个时候,赵子龙脸色苍白,依旧强撑在战马上,怒斥一声:“想让本将做逃兵,不可能。”

    随即,赵子龙拎起旁边的银枪,瞪着前面那个浑身是伤的将领,沉声说道:“孔泽,我命令你,跟本将杀回去。

    可恨,本将没有三国赵云的武力,但我对爵爷的忠心,绝不输给赵云对刘皇叔的忠诚,本将绝不做逃兵。

    你们可愿意,陪本将赴死?”

    “末将愿意。”

    随着赵子龙的目光扫过,旁边的孔泽和阎东立即大声应道,眼中露出决然之意。

    “那好,那就跟本将杀,一定要将这些鞑子留在城内,不许放走一人。

    爵爷说过,这一次要让鞑子知道,他们入关,就是进地狱,来得去不得,杀!”

    “杀!”

    然后,三人便杀回战场。

    “弟兄们,本将同你们一起,死战到底,让鞑子知道,我们白龙军没有一个孬种,你们可愿陪本将赴死!”

    赵子龙重新杀回战场,对着仅剩的百余名飞龙营骑兵们,喊道。

    “愿陪将军赴死,战!”

    “好,发决死信号弹,然后跟狗鞑子拼了!”

    “杀!”

    随着赵子龙的杀回,仅剩的这百余名飞龙营骑兵,一个个都视死如归,爆发出可怕的战力。

    他们硬是堵住了,这条宽约二十余的街道,没让鞑子骑兵突破过去。

    嗖嗖嗖!

    一连七颗红色信号弹打出,在半空中炸开,让隔着不远的戚威,和正在从城北往回赶的韩铜,立即就看到了。

    “怎么回事?子龙的决死信号,发生什么了?”

    戚威在看到这七颗红色信号弹后,也是大吃一惊,他还以为赵子龙和韩铜率部,将这支鞑子骑兵堵住这里,打算慢慢吃掉呢。

    可现在,他看到这七颗红色信号弹后,当场就不淡定了。

    像这样七颗红色信号弹,只有在赵子龙决心死战的情况下,才会打出来。

    发出这样的信号弹,就意味着告诉周围的白龙军将领,他们这边已经万分危机,他们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

    “糟了,前面情况恐怕和我想的不一样,子龙和韩铜他们有危险。

    来人,立即冲过去,不要在这里耽搁了。”

    戚威惊醒过来,对着手下火骑兵,大声命令道。

    而且,经过他们用铁壳雷的攻击,前面街道两边的汉军正蓝旗士卒,也死伤惨重。

    随着戚威率领三千火骑兵冲过去,典博带着残余的士卒冲出来,想要阻拦,却只能被战马撞飞,踩踏而死。

    不过,也难免有火骑兵,还是遭到来自两边的攻击,而出现死伤。

    但这个时候,戚威已经顾不上这些小伤亡了,他急着冲过去,支援前面的同伴。

    同样的,此时距离赵子龙这边街道,只有几公里的韩铜,此时也看到了那七颗红色信号弹。

    然后,不仅他急了,就连跟在他身后的秦震等飞龙营的将领们,也一个个也全急了。

    “所有人,加快速度。”

    其实不用韩铜下令,他身后的飞龙营将士们,就拼命的用马鞭抽打战马提速。

    “子龙,莫慌,我们来了。”

    很快,韩铜他们就冲到了赵子龙他们所在的这处主干街道,远远就看到赵子龙和仅剩的几十名飞龙营骑兵,挡住了大片鞑子骑兵。

    韩铜朝着赵子龙这边,大吼一声,然后举起长枪,马速不减,对身后的飞龙营骑兵喊道:“冲过去,杀光鞑子。”

    “嗷嗷嗷!”

    这些飞龙营骑兵,此时看到赵子龙和前方十几名同伴,还在浴血奋战,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的不得了,嗷嗷叫的冲过去。

    “哈哈,老韩,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可就见不到我了。”

    赵子龙被两名亲卫,护着退下了,看到韩铜后,大笑着说道,随即身体一阵摇晃,差点倒下。

    “子龙老弟,别说话了,这里交给老哥了,你先下去疗伤,老哥向你保证,你堵在这里的鞑子,一个也逃不了。”

    韩铜看到这个时候赵子龙身上的伤势,也被吓坏了。

    “没事,死不了,可惜接下来的战斗,我就难以参与了,真是遗憾。”

    随即,赵子龙便退下去,被医护兵包扎伤口,进行治疗。

    赵子龙此时身上的伤口,已经多达十几处,特别是腹部新中的一枪,和胸前那一箭,韩铜心里看着都心慌。

    砰砰砰!

    这个时候,南面街道上,也传来一阵枪声,戚威率领的火骑兵,也赶到了。

    “哈哈,戚将军也来了,这小子这些狗鞑子,再也跑不了了,我也放心了。”

    说完,赵子龙长松了一口气,昏迷过去。

    “快,送赵将军下去疗伤,一定要救活赵将军。其他人,跟本将杀!”

    而这个时候,随着北面而来的韩铜所部,以及从南面杀来的戚威所部,两面夹攻,彻底将这两千余鞑子,堵在这条几百米的长长大街上。

    “该死,怎么会这样!”巴图不甘心的吼道,他还是没能杀出去。

    不过,巴图也可能投降,因为他知道白龙军是不留他们这些鞑子俘虏的,被白龙军俘虏,他必死无疑。

    而且,作为鞑子将领的骄傲,也让巴图不允许自己投降,他要做最后的挣扎。

    “所有人下马,进这处大院,快!”

    随即,巴图下令,让手下两千余骑兵全部下马,躲进这处街道上一处府邸里。

    这是涿州城一家富商的豪宅,正好在这条繁华主干道上,此时被巴图看中,选中为他最后垂死挣扎之地。

    如此一来,巴图就等于自己放弃了突围的机会,选择困兽犹斗,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突围不出去了。

    他想在临死之前,拉一些白龙军将士垫背。

    “嘿,这个狗鞑子,已经提前为自己选好坟墓了呀!”

    当韩铜看到这两千鞑子兵,一个个放弃战马,全部躲进这处富商豪宅内时,冷笑着说道。

    “老韩,刚才的决死信号弹,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戚威也骑马赶了过来,和韩铜他们汇合。

    一上来,戚威关心的不是这支鞑子人马,在戚威看来这支鞑子已经是死人了,他关心的是刚才那七颗决死信号弹,是谁打出的。

    “老戚,你来了。”

    随即,韩铜便将他们之前在城内的情况,简略的告诉了戚威。

    戚威听后,也是一阵自责:“都怪我,不但没在城外留住这支狗鞑子骑兵,还在城内耽误很长时间。

    我去看看子龙,这里的战事就交给你处理了,里面的鞑子一个也别放过。”

    “放心,老戚,这里交给我了。”

    戚威去看赵子龙去了,对于这位刚刚年满二十岁,在白龙军算是最年轻小将的赵子龙,戚威,韩铜等白龙军将领都非常喜爱。

    戚威和韩铜他们一直将赵子龙,当成弟弟爱护,看着他成长,慢慢独当一面。

    所以,戚威此时真不想看到赵子龙出事。

    随着哈齐耶被杀,其他鞑子人马北逃出城,现在巴图这两千鞑子,算是留在涿州城内,最后一支鞑子人马了。

    至于城内其他残余且分散的鞑子小股人马,此时不是接到消息,逃的逃,就是被散落在城中其他白龙军小股人马围杀,掀不起大浪了。

    可以说,此时涿州城算是重新被白龙军掌控,除了韩铜这边围困住这最后一支鞑子人马。

    其他城区地方的白龙军人马,正在进行解救百姓,清点战利品,关押俘虏,清理战场等工作。

    “戚将军。”

    “不用行礼了,赵将军如何了?”

    戚威很快就冲到了,白龙军在一处庭院内,搭设的随军医馆,对一名随军医官问道。

    这名中年医官听到戚威的询问后,脸色不太好看,叹息一声道:“赵将军情况不太好,此时陷入昏迷。

    他身上大大小小伤口,多大二十余处,失血太多,其中最严重的,是他左肩,后背,右腹和前胸的四处伤口。

    左肩和右腹的伤口,分布是刀伤和枪伤,现在属下已经为赵将军消毒包扎好。

    但麻烦的,是他后背和前胸的两支处箭伤,特别是前胸的那一箭,距离他的心脏非常近。

    属下也不敢贸然拔箭,不然牵扯到心脏,那就完了。

    属下医术有限,还拔不了这样的箭。

    为了稳妥起见,最好能将我师傅请来,那样赵将军获救的几率,至少能增加到七成。”

    “那本将这就派人,去找爵爷,将韩老医官带来。”

    “将军要快,以目前赵将军的状态,差不多只能坚持两天,这两天里,属下会尽量护住赵将军的生命。”

    “不是尽量,是一定。本将这就派人去。”说完,戚威便迅速离开这处随军医馆。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花落伴官途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秘密花园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重生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