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 第417章 仇敌相见
    仇敌相见

    虽然李子霄在河南两次击败乱贼,这次更是直接将闯贼数万大军击溃,算得上劳苦功高。

    按说,崇祯对李子霄这样的封赏,并不是过分,但主要是李子霄晋升的太快,容易遭人诟病。

    李子霄仅仅用了不过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一个土匪头子,到此时从二品镇国将军的华丽转变。

    加上李子霄此时太年轻,崇祯这个敕封李子霄为镇国将军,授予将军印的决定,很可能会遭到朝中大臣的反对。

    挂印将军可是比总兵还要难得,皇上这个封赏是不是太高了些?

    不过,张广千和王承恩在心里这样想着,却全都没开口。

    他们两人都是聪明人,清楚自己的身份,他们只不过是崇祯的家奴,崇祯要封个挂印将军,也不是他们能够随便议论的。

    果不其然,崇祯随后召集手下大臣,准备议论此事。

    当崇祯提出,要敕封李子霄为镇国将军,并授印时,立即遭到新任兵部尚陈新甲的带头反对。

    至于陈新甲反对的理由,也十分简单。

    则是李子霄虽然击溃数万乱匪,可也仅仅至少击败而已,并没有做到歼灭。

    若仅仅击败几万乱匪,就能敕封将军挂印。

    那这些年,朝廷击败过万贼匪的将领,也是大有人在,岂不是要人人都敕封将军挂印了。

    再说,李子霄现在如此年轻,要是就被敕封镇国将军、授印,那日后等李子霄立下更大功劳时,又该拿什么来封赏呢?

    陈新甲反对的态度十分坚决,他对崇祯进言道:“李子霄今年不过二十有二,半年前才刚刚晋升为参将。

    现在要是直接敕封为镇国将军,还授予将军印,这种升迁度已经太过恐怖了。”

    不过,崇祯可不是个从谏如流的君主。

    相反,他是个有些执拗,固执、多疑的皇帝。

    崇祯觉得自己对李子霄的封赏,并没有问题,今时不同往日,非常之时当然要行非常之事。

    若是早两年,李子霄这样的战绩,是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厚赏的。

    可现在不是形势不一样嘛,朝廷需要李子霄这样的勇将,忠心的为朝廷效力。

    之前,左良玉被乱匪打的全军覆没,连总兵大印都丢掉了,崇祯不依旧没治他的罪嘛!

    甚至还敕封左良玉为平贼将军,崇祯也明白此时局势恶劣,他需要依仗这些武将,为他守住大明江山。

    所以,此时崇祯对这些武将们,奉行的政策就是,多赏轻罚,笼络人心。

    现在大明各地形势恶劣,乱匪越加猖獗,官军已经很久没打胜仗了。

    此时李子霄以少胜多,击败闯贼数万大军,夺了闯贼帅旗,极大的削弱了乱匪的嚣张气焰,岂能不大加赏赐?

    至于李子霄年轻的问题,崇祯都并不太在意。

    古代的霍去病、戚继光,这些名将哪个不是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开始身居高位。

    不过,关键时刻,辅薛国观为了迎合崇祯,主动站出来出言,支持如此封赏李子霄。

    “此时正值国家危亡之时,李子霄如此将才,此时不用,更待何时?难道朕能指望你们领兵平灭乱匪们嘛!”

    这个时候,连辅薛国观都同意了,其他人再继续反对,就显得不是那么明智了,而且崇祯心意已决。

    “那就升参将李子霄为南直隶副总兵,分守徐州,并敕封镇国将军,授镇国将军印,署左都督府都督佥事。”

    “宣诏卢象升和杨嗣昌,以及平贼将军左良玉、镇国将军李子霄,其余将领们,各部须同心协力,共灭李,张两道乱贼。

    若有能擒斩李自成、张献忠者,爵封侯,赏万金,朕说到做到。若有敢纵寇养贼者,定斩不饶!”

    满朝武听到崇祯竟然开出了这样的赏格,无不暗自心动。

    封侯啊,崇祯继位一来,除了封皇后的父亲周奎为嘉定伯以外,还不曾有臣子得过封爵呢。

    而这个时候崇祯不惜提出封侯这样的重赏,可见崇祯对于李自成和张献忠,这两股乱贼有多么的痛恨。

    攘外必先安内,这也是崇祯一直想执行的政策。

    只要能够平定国内乱贼,崇祯便可以腾出手,调集全**力,对付关外的鞑子。

    那时候,就算是关外鞑子再骁勇善战,也绝不会是大明的对手。

    可是,国内中原的乱匪怎么也剿灭不完,主要就是李自成和张献忠为的两股乱匪,其余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很快,一个背负着崇祯敕封李子霄为镇国将军,前往汝州城宣旨的车队,便离开京城。

    而这个时候,李子霄对此还一无所知,他正在汝州城外,迎接卢象升的到来。

    又经过三人的行军,卢象升率领的三万官军,才终于从新郑赶到了汝州城。

    “卑职李子霄,拜见卢总督。”

    “哈哈,我们的大功臣来了,快快请起。”卢象升笑着说道,下马扶起李子霄。

    除了卢象升之前,后面跟随而来的其他几名大明将军,也纷纷上前对李子霄表示祝贺,击败了闯贼。

    唯独有一个将领,对李子霄表现的不冷不淡,甚至用质疑的口气说道:“只凭借区区几千人马,就能击败数万乱匪,我怎么就有点不信呢。

    想当年孙传庭和洪承畴两位大人,那一个不是大才,手里掌管朝廷数万精锐大军,才得以艰难击败闯贼。

    今天李大人区区几千人马,就击败了闯贼,岂不是说李大人的领军谋略,远在孙传庭和洪承畴两位大人之上嘛!”

    听完这个武将的话后,李子霄微笑着的脸,立即阴沉下来,这个家伙明显就是在找茬,故意给李子霄挖坑。

    孙传庭和洪承畴可全都是朝廷重臣,虽然说洪承畴此时被调到了锦州,孙传庭更是被崇祯下狱。

    但这并不妨碍两人在朝中的声望,要知道特别是中原一带,很多将领都是他们两人提拔上来的。

    如果今日李子霄跳下此人挖的坑,承认了自己比孙传庭和洪承畴强,估计日后会遭到很多将领的敌视。

    “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李子霄眼神中露出冷光,开口问道。

    在他印象中,并不认识这个人,可此时一来,就给他挖这样一个大坑,慢慢的敌视,必然是有原因的。

    “这位是鲁元英,和李子霄一样为参将,不过他镇守金陵,你在江北而已,你们互相认识一下,日后大家还要同心协力,共灭乱匪。”

    卢象升厌恶的看了一眼鲁元英,他不知鲁元英什么疯,这个时候找李子霄的麻烦,但依旧笑着说道。

    “姓鲁?原来如此。”

    听到卢象升给自己的提示,李子霄瞬间就明白过来,金陵鲁家,他的仇家之一。

    接着,李子霄继续说道:“鲁参将此言差矣,这次李某只不过是侥幸,趁着闯贼大意,夜袭其营,才勉强将其击败。

    而且李某手里可不并不是只有区区几千人马,还有汝州城内五千多官兵,伊阳城内的上万青壮协助。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官兵和青壮的同心协力,我们才得以在伊阳坚持七日,吸引住了闯贼的主力,为我的夜袭闯贼大营提供了掩护。

    再说,李某只不过是侥幸击败了一处闯贼而已,岂能和孙传庭、洪承畴两位大人相比呢。

    前几年,官军在两位大人的率领下,几乎打的乱匪四处狼狈逃窜,最后张贼更是被逼无奈,投降了朝廷。

    而闯贼也被逼的走投无路,躲到商洛山中不敢出来,和两位大人相比,李某区区这场小胜,怎么能与两位大人相比。

    现在,鲁参将竟然说,孙传庭和洪承畴两位大人,难以击败乱匪,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家里待久了,消息不灵通啊!”

    李子霄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心道:姓鲁的,这可是你自找的,到了这里,看老子怎么整死你。

    随后,李子霄领着卢象升等人入城,卢象升下令让大军在城外扎营。

    没想到这个时候,鲁元英又冒出找事了。

    “卢大人,凭什么让我们的将士在城外扎营,李子霄的士卒就可以驻扎在城内了。

    我提议也让咱们的将士入城,好好休整两天。你说呢,李将军?”

    鲁元英此话一出,倒是引来周围几个将领窃窃私语,他们其实也很想让士卒们入城的。

    但李子霄此时看着鲁元英的眼神,就跟看着个傻子一般,李子霄也注意到一旁的卢象升,此时听后,脸色阴沉起来。

    卢象升当然不可能,让外面三万大军入城了。

    李子霄留在城内的士卒,也不过区区千余人,怎么可能和三万大军相比。

    先不说,城内是否有合适的地方,容纳这三万大军驻扎。

    就算是有,卢象升也绝不会让大军入城,那些官兵什么德行,他还不了解,这要是让这些官兵进城了,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麻烦。

    到时候,这些家伙在城内吃好喝好,还能指望他们出去剿灭乱匪吗?

    所以,卢象升是绝不会让大军入城的,现在鲁元英这番话,完全就是在给卢象升找麻烦。

    鲁元英这番话,本来是打算给李子霄拉仇恨的,他相信李子霄一定会拒绝的。

    岂知,李子霄耸耸肩,随意的说道:“我无所谓啊,我一切听卢总督的安排。”

    “够了。”

    卢象升阴沉着脸色,吼了一声,然后看向鲁元英,冷声说道:“你对我的决议,有异议,是嘛?”

    鲁元英看到卢象升阴沉的脸色,冰冷的语气,顿时浑身一凛,感觉跪下说道:“卑职不敢,卑职听从卢总督的安排。”

    “哼,亏你想得出来,三万大军入城,不知会惹出什么乱子,咱们是来剿匪的,不是入城享受的。”

    “是,卑职知错了。”

    面对卢象升,鲁元英可不敢放肆。

    就连他爹来了,在卢象升面前也得毕恭毕敬,更何况他这么一个小小参将了,卢象升想要弄死他,分分钟的事情。

    周围将领看到卢象升怒,一个个也噤若寒蝉。

    “哈哈,卢大人息怒,其实鲁参将的想法也是对的。”

    这个时候,李子霄站出来,看向周围其他将领,继续说道:“各位将军率军远到而来剿匪,一路长途跋涉,定然是十分辛苦的。

    到了这里,李某怎么也得尽一下地主之谊,我已经提前在城内购买了六百头猪,三百只羊,还有一批粮食。

    待会我就会让手下,送到各位将军的营中,让各位将军的手下士卒好好吃一顿,等你们剿匪归来,我还会在这里为各位接风洗尘。”

    李子霄此时完全就是以汝州城主人的身份,说的这番话,他守住的汝州城,可没打算拱手让出去。

    “哈哈,那感情好,俺代手下儿郎们,谢谢李大人了。”

    一个粗莽的将领,听到李子霄的话后,哈哈一笑,拱手谢道。

    “刘某也代手下将士,感谢李大人的慷慨!”

    “李大人有心了,周某记住了。”

    那些将领纷纷出言感谢李子霄,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对手下有一个交代,不会让手下心生不满。

    毕竟,这些将领想让士卒们入城,也不是抱着其他非分之想,无法就是想让手下将士好好吃喝一顿。

    现在李子霄这个准备,直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就算那些士卒不用进城,也可以好好吃喝一顿,还能免去不少麻烦。

    此时,周围那些将领,在心里已经纷纷赞叹,李子霄会做人,如此自掏腰包,犒劳其他人手下将士的做法,能做出来的还真不多。

    这个时候,就连卢象升也给李子霄,投射来感激的目光。

    要不是李子霄此时站出来,替卢象升解决这件事,最后就算那些将领,依旧服从了他的命令,不让大军入城。

    但在这些人心里,依旧会对卢象升生出不满,对日后卢象升指挥他们围剿乱匪,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哈哈,诸位大人客气了,我也已经在城内摆下了酒宴,就等诸位大人来了。”李子霄笑着说道。

    “李大人有心了,咱们进城吧。”

    看着卢象升和周围很多将领,此时完全对李子霄欣赏不已。

    后面的鲁元英脸色阴沉,他没想到这次是抱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姓李的,你等着,咱们没完。”当鲁元英走过李子霄身边的时候,怒视着他,低声吼道。

    “呵呵,老子怕你不成,我等着。”李子霄冷笑着,回答道。

    “奥,对了,姓鲁的,望了提醒你一下,我刚才一不小心忘记给你手下的将士,准备猪羊了,不好意思啊!”

    说完,李子霄笑着大步追上卢象升等人,只留下鲁元英留在原地,一脸的愤怒,却又无法泄,憋得脸都红了。

    鲁元英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姓李的,老子要杀了你。”

    (本章完)

    。</p>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