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 第406章 关门打狗
    4o6关门打狗

    马天成虽然没想到汝州城竟然有瓮城,但这对于他影响也不算大,现在他都已经上了城头了,有没有瓮城他都必须行动的。

    “算了,管他有没有瓮城呢,你们去开门。”马天成对手下低声道。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马天成带人成功攀上汝州北城区,为的五十名老匪兵,动作干净利落,除掉守城的几个官兵。

    使得他们得以顺利的,进入了第一道瓮城里,门洞里几个守兵,正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们轻手轻脚摸了过去,然后一齐动手,卡住那些守卒的喉咙,捂住他们的嘴巴,手中刀直接划过他们的脖颈。

    这几个守城士卒,根本没有反应,就被他们杀死在睡梦中。

    “你们去开门。”

    马天成甩了甩刀上的血渍,对手下低声说道。

    几名老匪兵赶紧过去,操作绞盘放下吊桥,然后打开北城门,放外面的乱兵们进来。

    不过,当那些兴奋的匪兵们冲进来后,也跟马天成一样生气,他们还没机会冲杀进城,因为在里面还有一座城门。

    马天成只得又带着五十名老匪兵,化身开路先锋,继续顺着城墙上的通道,往下一道瓮城里走去。

    其余三千乱匪们,则都拥在第一道瓮城门前,等着进去的马天成等人开门。

    三千多人站在那小小的第一道瓮城里,挤了个水泄不通。

    而此时,就在第二道瓮城的城门箭楼里的戚威,正派人紧紧盯着那些乱匪的潜入。

    “将军,乱匪们已经进入第一道瓮城里了。”

    一名亲兵跑到戚威身边,低声说道。

    戚威冷静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别着急。”

    马天成这些乱匪们,绝料想不到,此时距离他们不远处,里面的翁城里正有一支精锐官兵,正随时等待命令杀出去呢。

    战争是什么,战争就是尔虞我诈。

    戚威站在第二重瓮城的闸楼里,冷眼打量着,此时被乱匪挤的满满的第一道瓮城,眼神中闪过一丝杀光。

    “给其他人信号,准备行动了。”

    戚威对于这些流匪很重视,没有丝毫的轻视。

    他虽然抓住了李过派来的奸细,但却没从奸细那里得知,今晚李过要从那一处城门主攻,那一处城门佯攻。

    这让戚威没办法,只得在四面各处城门,都暗中安排了人马。

    而其中,他最认为乱匪可能主攻的方向,差不多就是北面了,于是他亲自带兵来了北面城门。

    听到戚威的命令,旁边的一名亲兵兴奋的,点亮了灯笼,然后举起来,对着北门箭楼晃动。

    汝州城的北门楼上,筑有箭楼,可刚才马天成急着夺城门,放外面的乱匪进来,所以一上了城墙,就下了城门洞。

    把几个由死刑犯假扮的守卒,稀里糊涂的杀了后,便急急的开门放桥,甚至都没派人上箭楼搜寻一遍。

    足足四层的北门箭楼里,许林成倚在箭孔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箭楼。

    “旗将大人,亮了,灯笼亮了。”旁边一名士卒激动的,用低沉的声音喊道。

    “我也看到了。”

    许林成回了一句,然后挥手,对身后的士卒低声说道:“去,放下千斤闸,快点。”

    随后,箭楼里的一队白龙军士卒,立即迅而悄然的往下走。

    乱匪们不知道他们在堡门后修了瓮城,自然也不知道汝州城的每座城门,除了瓮城门之外,其余都是双门设置。

    城门洞里,前一段是包铁皮木门,后面则还有一座隐藏着的,更重的包铁皮木门,也称为‘千斤闸门’。

    这座门平时是收起来的,比较隐秘,而一旦遇敌,便可放下,此门是由上直落下去的,要想将其收起来,非常麻烦。

    后面的‘闸门’一旦落下,可是极难升起的,必须得由十几人拉动绞轮,才能升起来,如果只靠蛮力想破门,想都别想。

    这座闸门的设计,当初更多的是出于反击需要,关键时候故意放敌人入瓮城,然后放下闸门,来个关门打狗。

    “哈哈,敌人入瓮了,该到我们出场,要关门打狗了。”

    一名白龙军伍长兴奋的,说道。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闸门’已经落下了。

    那几百个乱匪听到身后的声音后,也被吓了一跳,等他们转头一看,却现此时他们都成了瓮中之鳖。

    “准备!”

    许林成这个时候,也带着几十名白龙军士卒,猛地从箭楼里站起来,高喊一声。

    在这座箭楼上,戚威布置了六十多人,他们每人都配备燧枪,或是弓箭。

    因为这些白龙军士卒,并不是专业的火枪营的将士,他们隶属于步军,可即便是这些白龙军的步军士卒,同样知道如何放枪。

    他们在新兵训练的时候,也会训练如何使用燧枪,而且燧枪的操作比较简单,很容易学会。

    当然,他们不管是从射,填装弹药,射击精度等等,都无法和火枪手相比。

    但这个时候,面对下面密密麻麻挤在瓮城里的乱匪,他们完全不需要瞄准,只管朝下放枪即可。

    当然,也有二十多个白龙军士卒,不喜欢用燧枪,反而拿着弓箭,准备朝下面瓮城射箭。

    对此,许林成并没有硬性要求,手下士卒那种用得顺手,就让他们用那种,只要能方便他们杀敌即可。

    这个时候,马天成正带着五十名老匪兵,在往第二道瓮城楼走去,准备把那该死的第二道瓮城门打开。

    突然背后传来巨响,让他忍不住回头,很快后面的瓮城里,就传来了那些乱匪们惊慌的喊叫。

    “城门……城门怎么突然关闭了。”不明所以的乱匪,尖声喊道,一阵骚动。

    “不是城门,是闸门,里面还有一道闸门,我们被困住了。”

    “不好,这是陷阱!”

    马天成听到后面乱匪们,传出的呼喊声,勃然变色,怒吼道。

    就在这时,通往城墙上的马道前方,突然人影晃动,然后一队士卒举着大盾,已经把那条可以登上上城墙的马道,给挡住了。

    “开火,放箭!”

    马天成还处在愣神之中,上面就已经传来白龙军军官‘开火,放箭’的喝令声。

    然后一阵弹丸,箭雨袭来,马天成连忙拔刀格当。

    可在那狭窄的马道上,就连那些射来的箭镞,都是很难躲闪不开的,就更不用说,火枪射来的弹丸,根本挡不住。

    转眼间,马天成身边就有好几个老匪兵,中弹倒下了。

    到是马天成这家伙命够大,身前挡着好几名匪兵,替他挡下了两弹,才让他没死。

    马天成在剩余几十个老匪兵的掩护下,他们且挡且退,最后被赶下了马道,重新被逼回了瓮城之中。

    “大哥,我们中伏了。”一个老匪兵跟在马天成的身后,焦急的喊道。

    马天成此时的脸色很难看,没想到他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今天却在这小小的阴沟里翻船了。

    “猴子,你带人去想办法将‘闸门’升起来,其余人跟我冲上城墙去。”

    虽然中计了,但这个时候马天成并没有认输,他迅想着破局的办法。

    这个时候,唯一的出路,就是从瓮城通向城墙的马道,杀上去,只要能杀上城墙,他们就还有赢得的机会。

    在马天成看来,他们既然已经进来了,区区一个马道,岂能还拦的住他们,马道虽有防守,但能有城墙那样难攻吗?

    只要他带人来一回决死冲锋,就能再杀上城墙去,到时就要那让这些官兵,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大虎,带人跟我来,杀上马道去。”

    马天成一声大喊,身后一群流匪齐声响应,越是遇到危急,乱兵们越容易爆出凶悍本性。

    第二道瓮城城楼里的戚威,此时冷眼看着下面乱糟糟的匪兵,嘴角满是不屑。

    “将军,乱匪们正打算冲上来了。”

    “哼,早就料到他们会这样。”戚威扬手,说道:“倒火油吧。”

    早有一队新兵推着几个大油桶,来到城墙的马道边,掀开桶盖,开始往马道上倾倒一桶桶火油来。

    火油顺着马道的石阶,一级级的往下流。

    马天成带头一马当先的往上冲,可刚冲了几步,就脚下打滑,身形不稳,摔了个狗啃屎,他身后的匪兵们也都差不多。

    大量的火油倒下来,使得马道上的台阶,早已经滑腻无比,火油油还在往下泄,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样,流入第一道瓮城里。

    “将军,需要继续倒油,还是点火?”旁边一个亲兵,对戚威问道。

    “不要倒火油了,也不要急着点火,先让弟兄们练练枪法和箭法吧。”戚威冷笑道。

    随着戚威的命令,传令兵在后面升起了三个红色灯笼。

    一瞬间,城墙上和箭楼上的士卒,箭如雨下,许多聚在马道下的匪兵,纷纷中箭。

    马天成摸了一把地上的油,脸色骤变:“是火油,退回去。”

    马天成被吓得一大跳,要知道上面城墙上,不少官军士卒可都是举着火把呢,这要是扔下一个火把下来。

    这满马道上的火油,瞬间就会被点,到时候他们可就要全部变成烤乳猪了。

    哗啦啦!

    马天成带着数百匪兵,很快又退了下来,重新被逼回来了瓮城中。

    官兵们只用区区一点火油,就把他们冲上城墙的计划,给破解了。

    这个时候,戚威看着被困在瓮城里的三千匪兵,再看城外根本没有再见到一个乱匪的踪迹。

    戚威就知道,他猜错了,北门并不是乱匪的主攻方向。

    “铁蛋,我给你留下五百士卒,将这里交给你了。

    乱匪很可能会在其他城门动攻击,我要去坐镇,这里大局已定,剩下的收尾,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戚威对着铁蛋说道。

    “将军放心,这里交给我好了。”铁蛋激动的应道。

    铁蛋是石英的徒弟,之前一直跟在李子霄身边,充当侍卫,但是之前石英便将铁蛋和和尚,都外放下来历练,有心以后重用他们。

    毕竟相比这种跟随在自己身边这么长的侍卫,李子霄还是非常信任的。

    李子霄给予他们机会,稍微历练一番,如果他们真有能力,未来能独当一面,那就更好。

    和尚被分到徐魏手下,留在了伊阳。而铁蛋就被分到了戚威的手下,分驻到了汝州城。

    原本铁蛋很郁闷,和尚被留在伊阳,处在最前线,肯定有立功的机会,自己分到汝州城,估计根本打不了仗。

    但让铁蛋激动的是,这支乱匪竟然不知死活,跑来偷袭汝州城,这下子铁蛋不愁没有立功的机会了。

    而且戚威也明白李子霄的用意,有意栽培铁蛋,所以戚威当然要给与机会了。

    这一次,也将是铁蛋第一次独自领兵,虽然这一战基本大局已定,剩下的只是收尾,但铁蛋还是很高兴。

    “将军,这些乱匪如何处置?”

    就在戚威刚要走的时候,铁蛋开口问道。

    “你自己看着办,你现在是这里的主官了,但我只告诉你,我们没有那么多人手看押俘虏。

    能为我用者,留下,不能为我用者,就不需要存在了。”戚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冷的让周围亲兵都浑身一颤。

    自从上次戚威和李子霄谈话之后,他彻底摆正了自己的心态。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从今以后,他只是李子霄手下的一名忠实的将领,李子霄手里的一把刀。

    他相信李子霄能带领他们,在这乱世开建出一番伟业,重现太平盛世,为此必要的牺牲。是必须要付出的。

    就像李子霄说的那样,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

    从那一天开始,戚威心里少了一份妇人之仁,多了一份狠辣无情。

    铁蛋听完之后,立马喊道:“是,将军,我明白了,我会处理好的。”

    随后,戚威便对着千余官兵,离开北城门,回到城内。

    “继续开火、射箭。”

    铁蛋站在城墙上,冷眼看着下面瓮城里,正在遭遇无情打击的乱匪们。

    这个瓮城里,可没什么地方能够容许这些乱匪躲藏,面对上面射来的弹丸和箭镞,一个个乱匪纷纷倒下。

    铁蛋看着那拥挤的,密密麻麻的几百贼匪,脸上全是笑容,没有半点紧张,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战斗了,简直比训练时的打耙,还来的更容易。

    火枪手,弓箭手们都站在高大的箭楼,或是城墙上,透过一个个箭孔,朝着他们的目标射击。

    一阵爆响、箭鸣声过后,硝烟弥漫,而下面的乱匪,也倒下了一大片。

    “举盾,举盾。”

    马天成虽然一直在大喊举盾,可并没多少效果。

    这些乱匪们本来就不以正面结阵作战为长,他们更多的是依靠避实就虚,靠的是流窜作战。

    而且这次,他们本就是要偷袭的,根本就没准备多少盾牌,可惜现在后悔晚了。

    这些乱匪现在就如一群老鼠一样,在小小的瓮城里逃窜,可他们怎么逃,也逃不出去。

    而他们时刻,还要面临两面的箭楼里,还有东西两边的城墙上,弓箭手和火枪手的射击。

    马天成所统领的这一乱匪,很多都是久经战阵容的老匪兵。

    可今天,他们的凶悍,他们的残忍,却只能被更无情的高墙所阻隔,他们被官兵随意攻击,却还不了手。

    瓮城两边的马道此时就空着,可是乱匪们却也不敢冲上去,实在是那些火油吓住他们了。

    但继续等下去,这样依旧会慢慢等死,有一些亡命之徒,忍不住朝着马道冲上去。

    “扔火把。”看到这一幕,铁蛋冷声说道。

    城墙上的士卒们,把一支支点的火把,扔进了马道里,瞬间,狭窄的马道明亮起来,火油骤然烧起来。

    而那十几个冲上马道的亡命之徒,里面就成了成了一个火人,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但没惨叫几声,就倒在火里,很快就成了一具焦炭尸体。

    两边熊熊烧的火焰,将瓮城里面,映照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乱匪。

    “继续射击。”铁蛋下达命令。

    在绝望的惨叫声中,瓮城内的许多匪兵,都承受不住这种死亡的压力,弃械跪地求饶,可城墙上的铁蛋不为所动。

    一阵又一阵的枪声、箭鸣过后,北城上空弥漫着浓重的哨烟味道,还有浓烈的血腥味,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极为的难闻,甚至让人恶心。

    瓮城里,早已遍布伏尸,重重叠叠。

    马天成和他率领的三千乱匪兵,为他们的轻敌和大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全部停手!”

    过了一会儿,铁蛋举手示意,让周围士卒停止射击。

    此时瓮城内,三千乱匪,差不多已经死伤过半,没死的则躲在死者的尸体下面,借此躲避射击。

    “好了,下面的乱匪听着,现在本将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但凡还喘气的,都给老子站出来。”

    铁蛋大声喊道。

    但是,下面瓮城内,却没乱匪敢从尸体下,站出来。

    铁蛋眼睛一寒,冷声道:“好,既然你们不想要这条活路,那老子就送你们上路。来人,将火油全部倒下去。”

    “将军,别倒,别倒啊!我们这就站出来。”

    结果,铁蛋的声音刚落,下面就传来一道声音,一个乱匪头目从尸体下爬了出来,对着城墙上的铁蛋喊道。

    (本章完)

    。</p>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