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 第302章 时代不同了
    302时代不同了

    (今天的章节奉上,求求收藏订阅,谢谢了!!)

    咚咚咚……

    白龙军中的鼓手敲打着急促的鼓声,所有的白龙军士兵,立刻按照他们早已操练无数遍的阵列站位。

    鸟铳兵,长枪兵,刀盾手全都井然有序,全过程中没有任何人擅自说话,只有盔甲兵器碰撞,发出的金属撞击声。

    一千名宽大盾牌肃立不动,躲在盾牌后面的刀盾兵架好盾牌后,就毅然站定,而长枪兵们也在刀盾兵的后面蹲好,同样静立不动。

    所有白龙军士卒目光坚毅,流露出铁血之意,杀气腾腾,不怒自威,这是一股无形的气势,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全体白龙军在短短时间内,就列阵完毕,他们齐声高喝道:“战站战!”

    整个车阵一片肃静,所有白龙军士卒都是严阵以待,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等待着鞑子们冲上来。

    踏踏踏……

    鞑子骑兵还在快速靠近中,当鞑子军的骑兵从数百步外,冲到六十步这个可以借助战马的冲力。

    把箭镞抛射进白龙军车阵的距离时,他们便不再靠近,而是围着白龙军的车阵转悠起来。

    刘重已经指挥着白龙军士卒们,摆出了一副铁桶阵型。

    在前面两层荆棘战车和无数圆盾,甚至是重盾的保护下,整个明军的队伍已经被保护得,犹如乌龟壳般严严实实。

    这时,围着白龙军车阵,快速转圈奔驰的那些鞑子骑兵们,已经射出了第一波箭雨。

    在借助了马力的情况下,他们在六十步开外就斜朝着天上抛射了出去,沉重的箭镞,在天上划出了一道道弧线,飞向了白龙军的车阵。

    “嗖嗖嗖……”

    “嘭嘭嘭……”

    密集的箭雨,飞向了白龙军的车阵,落在荆棘战车和盾牌上,发出了令人胆战心惊的声音。

    白龙军刀盾手们的盾牌,虽然组成了一个大屏障,把大多数白龙军士卒都护在了里面。

    但依然有几支箭镞,会穿过了盾牌间的缝隙,射中了躲在后面的士卒。

    中箭的士卒,立即就会被后面的战友,拖下去施救。

    没一会儿的功夫,白龙军前面刀盾兵的盾牌上,就扎满了一根根箭羽,活生生像一只刺猬。

    与此同时,在后面被荆棘战车和盾牌,严密保护起来的白龙军鸟铳手们,也从盾牌之间的缝隙里,伸出枪口开火了。

    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去瞄准,反正这个时候,即便是新式鸟铳的精准度,也十分不靠谱。

    白龙军的鸟铳手们,依旧还是依靠排枪齐射发威,利用数量弥补精度的不足。

    随着炒豆子般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颗颗铅弹在火药燃烧时,发出的动能的推动下,向着前方飞速射去。

    六十步的距离,已经是这些鞑子骑兵们最远的射程了,再远点他们就射不到白龙军了。

    但对于白龙军的鸟铳手来说,六十步的距离,新式鸟铳射出去的铅弹,威力依旧十分强。

    即便是射不穿鞑子步兵身上披的双重重甲,但是穿透一层重甲,还是没问题的。

    而这些鞑子骑兵,他们根本不可能身披重甲,要不然他们就丧失骑兵的机动灵活性了。

    要是让这些鞑子骑兵全都披上重甲,估计没跑几步,鞑子们所骑的战马也承受不住,会被活活累死。

    此时的鞑子骑兵,说白了,就是所谓的轻骑兵,他们依靠灵活机动,以及鞑子兵拿手的骑射技术杀敌。

    这些鞑子兵普遍会身穿轻甲,这种轻甲四五十步内,估计连射来的箭镞都抵挡不住,就更别说白龙军鸟铳手射出的铅弹了。

    许多正在策马飞奔,弯弓搭箭的鞑子骑兵,只感到身上一阵剧痛袭来,然后浑身就像被抽干了力气,摔下马去。

    但更多的鞑子骑兵,并没有直接被铅弹射中。

    而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所骑的战马,会突然发狂,发出一声悲鸣嘶吼,扬起前蹄,将鞑子骑兵摔落下马。

    俗话说‘射人先射马’,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匹的目标确实比人大。

    所以,正常情况下,白龙军鸟铳手们射出的铅弹,大部分都是命中了鞑子的战马,而不是鞑子本人。

    许多战马在奔跑的过程中,被铅弹射中后,由于剧痛而扬起前蹄,把它们的主人给摔落下马。

    说实话,鞑子兵所使用的这种战法,在三百年前确实是一种非常先进的骑兵战术。

    这种战术的精髓,就在于从远距离攻击敌人,持续不断的攻击敌人,不给敌人还手的机会。

    他们依靠自身骑兵精湛骑术,始终与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让敌人始终打不着他们。

    而他们呢,则依靠自己骑射的这项本领,却能一直攻击到对方,这就非常无解了。

    在这种敌人能打到你,你却始终攻击不到敌人的情况下,不论敌人的精神多么坚强,甲胄多么坚固,彻底崩溃都是迟早的事情。

    这种战术要用好,必须要有两个大前提。

    一个就是你手下必须是骑兵,而且骑术还要好,能保持统一队形进退,要不然乱哄哄的肯定不行。

    再一个,就是最重要的骑射技术,以及所使用的弓箭一定要比敌人的精良,保证自己的射程要比敌人的弓箭远。

    这样才能保证,你攻击到敌人,而敌人却打不到你,这也是最重要的。

    三百年前的蒙古人,当时拥有当时世界上射程最远,杀伤力最大的组合式弓。

    这种组合式弓,通常由后背上的一条动物筋,弓肚上的一层角质物,和中间的一个木架组成。

    这种弓的拉力在50公斤和75公斤之间,而且很短小,便于骑兵运用自如,这也是当年蒙古骑兵横行天下的法宝。

    不过到了鞑子这里,就和当年的蒙古骑兵有很大不同了。

    鞑子骑兵所用的弓箭,更加强调的是精度和威力,在射程上,反倒不及当年蒙古人的弓箭远。

    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人类文明在进步,科技在发展,人类的创造性让他们造出了火器。

    随着火器的出现和发展,已经开始超过了弓箭的射程和威力。

    只要这些关外野猪皮们,刚刚从野人生活过渡过来的他们,估计对科技是什么都不知道,至于创造性,好像和他们绝缘。

    如此一来,当年蒙古骑兵横行天下的战术,在这个时代,让鞑子用来,就没有那么可怕的威力了。

    虽说以往几次,鞑子骑兵也用过同样的战术,对付过明军的这种车阵,还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那主要是因为,他们前几次遇到的明军,无论在军纪,训练,胆量,装备等个个方面,都不能与此时的白龙军相其并论。

    面对这么多鞑子骑兵围着转圈抛射,对于士兵的心理考验很大。

    而且明军的鸟铳,可无法与白龙军的新式鸟铳相比,明军的鸟铳都没人敢用,开不了几枪,没打死敌人,自己反而被自己的鸟铳炸死了。

    这一刻,扎别克遇到了白龙军,先是他们对付以往明军的冲锋法,不起作用,现在又用了这招‘围营骑射’。

    但这个围营齐射的战法,在拥有了大量可靠火器的白龙军车阵面,是注定也要碰得头破血流的。

    “砰砰砰……”

    随着鸟铳声连续不断的响起,绕着车阵狂奔的鞑子骑兵们,一个接一个掉下马来。

    那些落马的骑兵下场,是可想而知的,不是被射来的铅弹打死的,也会被后面飞奔来的马蹄,踩成了肉酱。

    在后面的观战的扎别克,看到平日里骁勇善战的大清勇士,就这样被人家一个个像打天上的大雁似的击落下马。

    虽然他表面上,依然保持着沉着的神色,但抓着马鞭的手,却在不停的颤抖。

    很快,一个鞑子牛录就不忍心看下去了,跪倒在扎别克面前,悲声泣道:“大人,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

    这股明军的火器太犀利了,再这样打下去,只能是让咱们的勇士白白送死啊!

    这可全都是咱们镶蓝旗的勇士啊!要是损失太多的旗丁,咱们回去会被旗主活剥了的。”

    听到这个牛录的话后,扎别克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愤怒,一双大手用力的紧紧握住缰绳。

    “是啊,大人,不能这么打了。”其他几个牛录,也纷纷跪倒下来,劝说道。

    过了一会儿,扎别克紧握住缰绳的手,才松弛下来,叹息一声,终于说道:“罢了,命令他们都撤回来吧!”

    扎别克心中虽然十分不甘,他真心想消灭眼前这股明军,如果这样灰溜溜的回去,还损失不少人马,他在鞑子将领中,绝对会抬不起头的。

    但是,他还保持着理智,知道自己手下那名牛录说的话没错,他也看得出不能这么打下去了。

    到现在为止,围营骑射的鞑子骑兵,抛射到白龙军车阵中,给白龙军造成的伤亡寥寥可数。

    反而是白龙军的鸟铳手,已经射出了数轮铅弹,打死不少鞑子兵。

    要知道,能做到这种围营骑射的鞑子兵,可全都是真正的镶蓝旗鞑子,可不是什么蒙古,汉兵包衣奴才。

    那些包衣奴才可没有这样的技术,也唯有精锐的八旗鞑子骑兵,才能做到这样的骑射。

    如此一来,死掉的鞑子骑兵可就全都是镶蓝旗的旗丁啊!

    镶蓝旗在鞑子中,本就属于下五旗,能战之兵不过六千来人。

    此时扎别克带着的五个牛录一千五百来人,几乎占据他们镶蓝旗四分之一的旗丁。

    这一趟,他就算没有攻下一座大明城池,没有劫掠到一分钱物。

    只要他手中人马没多大损失,也就算是无功也无过,他回去顶多挨豪格几句臭骂,被自己的同袍一顿嘲笑。

    但这次,他要是损失太多镶蓝旗精锐,哪怕他抢了再多的财物,回去之后,估计豪格也非杀了他不可。

    所以,不仅眼前局势对他们不妙,单单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扎别克也只能无奈的将鞑子骑兵撤下来。

    “呜呜呜……”

    很快一阵阵悲凉的号角声,在鞑子兵的阵中响起。

    在听到了号角声后,还在对白龙军车阵,锲而不舍的射箭的鞑子轻骑们,如同大赦般迅速退回了本阵,来到了扎别克的面前重新列好队。

    扎别克看着此时面前,只剩下不到七百人的骑兵队伍,这些原本不知害怕为何物的大清勇士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害怕和惶恐。

    扎别克的嘴角,忍不住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滴血啊!

    就在刚才这一柱香的功夫里,他们就又损失了三百多名骑兵,这可都是镶蓝旗的精锐啊!

    真正的八旗鞑子兵,那可是从十岁就开始习武考核,至少要十年的功夫,才能培养出一名合格的骑兵。

    可现在,短短时间内,对面的明军就用一颗小小的铅弹,就这么轻易的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那支懦弱的明朝军队吗?今天遇到的这股明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扎别克原本挺直的后背,也弯曲了下来,一下子苍老了好多的样子。

    他这一次不但没有任何收获,反而折损了三百多马甲步甲以及仆从军包衣奴才,现在又损失了三百多最精锐的骑兵。

    如此一来,他掌控的这个甲喇,这一役就足足损失了五分之一的兵力,算是元气大伤。

    更重要的是,损失的这些人马中,他们镶蓝旗的旗丁,就占到了四百人。

    一想到这里,扎别克浑身就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回去后要是让和硕肃亲王豪格知道了,估计不会轻易饶了自己吧!

    看着远处依然屹立不动的白龙军车阵,以及车阵中竖立着的,那杆“李”字大旗,旗帜中的‘李’字,还被一条腾飞的白龙缠绕。

    戎马征战了二十多年的扎别克,心中一阵苦涩。

    他知道他这次回去后,他这个甲喇章京,恐怕就成了镶蓝旗,亦或是整个鞑子八旗的笑柄了。

    甚至于,他回去后,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什么时候明军中,多出一支姓李的将领统帅的厉害队伍,那条白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大明狗皇帝新组建的军队?

    不行,我得回去,将今天的情况汇报给豪格贝勒和大将军多尔衮,这支明军未来将是我们大清的心腹大患,必要除之。”

    扎别克阴沉着目光,盯着对面白龙军的帅旗,在心里做着剧烈的思想挣扎。

    扎别克当然不知道,眼前的这支明军,确实不是普通的明军,但绝不是什么大明天子新组建的新军。

    崇祯可没那份精力组建新军,再说他就是想组建新军,也有心无力啊,因为他堂堂一个大明皇帝,竟然没钱!

    李子霄从一开始接受朝廷诏安,就是权宜之计,整个白龙军所有将领都明白李子霄的心思。

    所以,从白龙军建军那一天起,所有白龙军将士都知道,他们这支队伍叫白龙军,至于外人叫他们‘明军’,他们只是笑笑不语而已。

    甚至于,在白龙军中,他们都准备了两面帅旗,一面就是眼前的绣着白龙的‘李’

    字帅旗。

    另外还有一面,就是没有绣白龙的普通‘李’字帅旗,这是留着糊弄朝廷用的。

    在没朝廷官员的情况下,白龙军打出的都是白龙帅旗,代表着李子霄亲临。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