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 > 第2章 军心可用
    2

    粮食,不用说。

    这几年大明王朝可谓是内忧外患,天灾人祸不断,河南之前更是被以闯王高迎详为首的义军席卷,使得整个河南都发生了粮荒。

    而朝廷不但没有发粮赈灾,反而加大了税赋,各种苛捐杂税全都增加到百姓的身上,使得百姓怨声载道,民怨沸腾。

    而一个个被逼的走投无路、没了活路的大明百姓,特别是那些生活着社会最底层,缺衣少食的大明农民们。

    为了活下去只得上山落草,当了土匪,使得整个河南现在是匪患猖獗。

    现在在河南境内大大小小的土匪足有上千股,不过这些土匪都是小规模、无组织,远远比不上像李自成、张献忠这样的大股义军威胁大。

    所以,崇祯帝暂时主要将精力放在剿灭这些大股义军身上,还没有时间,也没有多余兵力去清缴散落各地的小股土匪。

    这就让李子霄这样的小股土匪得以侥幸存在下去。

    现在正值冬天,李子霄等人身上还穿着单薄的单衣,脚上穿着草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样下去很容易冻伤,所以除了粮食,就缺棉衣了。

    李子霄在听了周大柱的话后,总算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李子霄就是这伙土匪的首领,这伙土匪的老巢就藏在归德府与凤阳府交界的芒砀山里,这里可是当年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之地,真正的龙兴之地。

    可是这伙土匪马上就要断粮了,今天原本李子霄是要带着一百多手下,准备去打归德府文家集附近一个叫刘家堡的庄子。

    没想到,他们这么倒霉,恰好在半路上遇到了一支前往归德府公干的大明官军骑兵,就李子霄手下这群刚刚放下锄头,拿起刀枪的农民,怎么可能抵挡得住骑兵的冲锋。

    人家一个冲锋就把他们的队形冲散了,就此一场惨烈的屠杀展开了,最后就剩下李子霄和这二十几个青壮年得以幸存下来。

    李子霄之所以,要离开芒砀山数百公里远,去打归德府文家集的一个小庄子,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堡内有了内应,攻陷庄子的成功性大大增加。

    这年头,那些有钱的地主们修建的一个个墙高院深的高大庄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攻陷的,单凭李子霄手中的这点力量,就连一个小庄子都难以打下。

    而有了内应,只要打开庄子的大门,让他们冲进庄子内,那么攻陷一个小庄子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李子霄当然心动了,于是就有了这次行动。

    李子霄揉揉自己的眉心,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做出的这个决定一点都没有错,可就是有一点,他太倒霉了。

    现在倒好,还没等他们到要打的庄子呢,手下就折损的只剩下二十几人了,不过随着李子霄穿越过来,占据这具身体重生,让一切又重新增添了变数。

    “大当家的,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还去打那姓刘的庄子吗?”

    周大柱看到李子霄阴沉着面孔,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柱,你实话和说,我们在芒砀云里的山寨内储备的粮食真的不够我们应付一阵子了吗?”

    李子霄现在希望的就是,他们这些土匪手中的粮食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让他可以多些时间适应着明末,到时候再徐徐图谋发展。

    “大当家的,要是我们山寨里有粮食,您就不必带着弟兄们出来冒险了,我们留守山寨里的有卫老夫子、李郎中等十来人。

    而我们根本就没剩下多少粮食,如果我们不能尽快弄到粮食回去,就怕剩下那留守的十来兄弟也要活活饿死啊!”

    周大柱苦笑着对李子霄说道,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把他们逼上绝路了。

    “娘的,我们一大群活人还能活活被饿死,看来这次冒险还要继续下去啊!那就让我替你带领这帮兄弟们继续活下去。”

    李子霄站起来身,活动两下身体,适应自己新的这具身体,并在嘴里低声嘀咕着。

    “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我有事要宣布。待会你这么办”李子霄在周大柱的耳边低语几句。

    “是,大当家。”

    周大柱应了一声,转身就跑出去叫人去了。

    这个时候,李子霄知道这次攻打刘老财庄子的行动还必须进行下去,只不过现在要由他亲自率领队伍了。

    而且在经历了刚才队伍被官军骑兵冲击,手下折损三分之二还多,手下士气大跌,这个时候要他们继续去攻打刘老财的庄子,就怕这些人会畏惧退缩。

    现在李子霄只有先想办法将手下剩余的这二十几名青壮年男子的士气调动起来,让他们愿意去攻击刘老财的庄子。

    李子霄仔细打量自己这具新的身体,发现自己这具身体虽然算不上魁梧,但也算挺拔了,面容清秀,给人一种温和儒雅的气质。

    一米七八的个头,在明末这个男人身高普遍在一米五、六的人来说,绝对算得上高个子,在这个每天都有人饿死的年代,严重营养不良的农民的孩子们,能长高就奇怪了。

    很快,出去叫人的周大柱回来的,身后跟着卫宏、张二狗子等二十几人,他们都想知道李子霄下一步的行动。

    看到所有人到到了,李子霄用沉痛的语气说道:“弟兄们,咱们这次遭遇了官军骑兵的袭杀,损失惨重,更是折损了不少兄弟,都是我这个做大当家的无能啊!”

    说着李子霄更是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甚至有几滴眼泪流出,让李子霄在心里腹议,没想到自己还有表演天分啊!

    “这事不怪大当家,要怪就过这世道不给人活路,我们这些人的命都是大当家救下的,当初要不是大当家收留了我们,我们现在早就饿死了。

    那些弟兄们惨死,这笔账要记到官军身上,记到那狗屁的皇帝老儿身上,我们大家应该化悲痛为力量,好好活下去,谨遵大当家号令,为死去的那些弟兄们报仇。”

    李子霄的话刚落,卫宏就站出来的激昂的吼道,为李子霄不平,卫宏的话如同一个火星崩入油桶,瞬间引爆了大家的情绪。

    “谨遵大当家号令,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报仇!”存活下来的二十几个青壮年男子一个个愤怒的举起拳头,大声高呼着。

    李子霄抬头多看了这个俊朗的青年,不由在心里赞道:是个识时务的家伙,还知道这个时候替我这个大当家收买人心,激起大家心中对官府的仇恨,此人心思缜密,是个人才。

    李子霄暗中打量着卫宏,在记忆中知道此人也是自己手下最信任的几名心腹之人,对李子霄也是忠诚,更是习得一身好武功。

    随即,李子霄继续说道:“咱们山寨里的粮食所剩无几,我们这趟出来如果不能弄回去粮食,我们就要四处流窜讨饭了,你们受过这种日子没有。”

    “受够了。”二十多人齐声喊道。

    “所以,我们本来是一百多人要去打那刘姓地主的庄子,可是现在折损了大半弟兄,可是这个庄子我们还是要打,就为了我们剩下的弟兄们能够活下去。你们愿意陪我去冒这个险吗?”

    听到李子霄这么说,那二十几个青壮男子都彼此犹豫的对望起来,此时他们心中也是很犹豫的,毕竟那些地主老财的庄子可不是那么好打的,弄不好就命没了。

    这个时候周大柱看不下去了,走出来对着这些人臭骂道:“你们这些家伙还在犹豫什么,咱们不跟着大当家干还能去哪里,难道还出去要饭,最后被活活饿死嘛!

    那些地主老财们的嘴脸难道你们还没有见识过嘛,他们在大灾之年,不但不肯减免我们的地租,还加重租子。

    他们宁愿将粮食放在庄子的粮库内发霉发臭,也不愿拿出来救济我们穷人。

    你们这些人当中那一个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曾经的亲人一个个被饿死,这年头咱们这些苦哈哈的命不值钱。

    大当家把咱们当人看,当兄弟对待,咱们就应该听大当家的,同仇敌忾,打破那些地主老财的庄子,吃他娘的,喝他娘的。”

    周大柱的话说到这些青壮年男子的心坎里去了,这年头命不值钱,他们的亲人早就一个个死掉了,他们侥幸活到最后遇到大当家,才能苟活到现在。

    “我们谨遵大当家号令,打破刘老财的庄子,吃他娘的,喝他娘的。”最后这些二十几个青壮男子齐声吼道。

    这一刻,李子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心里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至少他虽然缺衣少粮,处境艰难,但至少他还有这么一群忠心耿耿的兄弟,军心可用!

    “弟兄们放心,我不会带着大家白白送死的,我既然敢去打刘老财的庄子,心中就已经有了计划。

    实话和大家说吧,我们在刘老财的庄子里有自己的兄弟,等我们到了他们会为我们打开庄子的大门,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势杀进去了。”

    李子霄这个时候其实心里对这次冒险的行动,根本就没有多少底气,他只是被逼着必须去打刘老财的庄子,但他必须装作成胸在竹,让这群手下们安心。

    “嗷嗷嗷……大当家万岁!”

    果然,李子霄刚说完这句话后,那二十几名青壮男子全都兴奋的喊叫起来。

    “张二狗子,你之前是负责这件事的,你出来给大家说说,这处咱们要打劫的那处刘老财的庄子的情况。”

    李子霄看着下方一名身形瘦小,长相猥琐的男子说道。

    “是,大当家。”张二狗子听到李子霄点到他的名字,一挺胸膛站出来,大声应道。

    “前段时间里,这刘老财的这处小庄子曾经遭到几股义军的攻打,虽然他的庄子没有被义军攻下,但是刘老财也吓坏了。

    没过几天,刘老财就带了大部分家丁还有家眷,将他的家财大部分转到了归德府中的新宅子里面。

    眼下他那处在文家集附近的老宅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大多数都是他的佃户,由他留下的一个姓韩的老管家帮忙看护老宅!

    这个姓韩的老管家也不是东西,在刘老财走后,这老东西就开始作威作福。

    几个无意中冲撞了他的佃户,就被他狠狠的吊起来抽打,最后还他们收回来交给他们耕种的土地,将他们全家逐出了庄子。

    这年头没有粮食,又被逐出庄子,那几个佃户全家怎么能活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呢!

    很快,这几个佃户就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儿女一个个死去,连他们自己最后也仅剩一口气。

    我一个月前被大当家下令前去文家集打探情报,恰巧救下了这几名濒死的佃户,而这几个佃户也就入伙了我们山寨。

    这几位兄弟告诉我,他们办法替我们打开刘老财那处老宅的庄门,现在我们就请那几位兄弟过来说说。”

    张二狗子一招手,身后就走出三名男子,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一个个身上穿的破破烂烂,身形倒是还算强壮,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官军的骑兵追击下活下来。

    其中一名男子主动走出来,对李子霄一拜,李子霄点点头,他便转脸对四周,诸位兄弟:“我便是被刘老财那姓韩的管家逐出来的,原本刘老财家的佃户。

    我们被那姓韩的老东西逐出庄子后,妻子、儿女先后饿死,最后我们被山寨救下,活下来。

    之前,恰好知道山寨要出去抢掠粮食,我们三人就斗胆向大当家进言去攻打刘老财的那处老宅。

    因为我们三家世代做刘老财的佃户,在那处老宅里面还是有几个生死弟兄的。

    那姓韩的老东西虽然逐出了我们三家,却没办法将所有人都逐出庄子,我有一个兄弟,还留在庄子里,我那兄弟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比亲兄弟还亲。

    我们三人之前受命大当家去暗中联系他,得到他的答复,他愿意作为我们山寨的内应,等我们到的时候,替我们打开庄子的大门,放我们进去。”

    周围众人在听到此人亲口说出这番话后,一个个脸上都冒出激动的表情。

    这让他们心里对攻打地主家的庄子的恐惧心里减轻了很多,毕竟有内应开门,不用强攻了呀。

    李子霄清楚的将周围这群手下脸上情绪的变化看在眼里,知道此时这些人应该不会反对这处继续攻打刘老财庄子的计划了。

    “你很好,你们三人叫什么名字?这次攻打刘老财老宅的行动成功之后,你们三人当居首功。”

    李子霄很高兴的对三人问道。

    “回禀大当家,小的董状。”

    “小的钱瑞。”

    “小的韩风。”

    三人依次上前对李子霄一拜,然后恭敬的说道。

    李子霄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自己的这个前任大当家,在攻打刘老财老宅这件行动上,早就谋划很久了。

    而且计划、布置的都很周密,这次要不是半途意外遇到那股官军骑兵,这次攻打刘老财老宅的行动,十有八九可以成功。

    “好,既然如此,休整一个刻钟,我们继续朝着文家集刘老财的庄子前进,争取下午到达,攻破庄子,劫一批粮食出来。”

    “是!”

    众人齐声应道,刚刚被官军骑兵冲击而散掉的军心士气,重新让李子霄凝聚起来。

    只要这些人愿意继续攻打刘老财的庄子,李子霄感觉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还是蛮高的。

    虽然攻打的人数少了很多,但是剩下的这二十几人都是青壮男子,没有一个老弱病残,指挥得好,将他们凝聚成一股绳,发挥的力量一点不会比之前犹如散沙的百余人强。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花落伴官途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秘密花园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重生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