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珠光宝色 > 第426章 《日落》
    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孟东岳见到新画出现,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

    时缙赶紧拉住了他的胳膊。

    要不是时缙的动作够快,就孟东岳这震惊又恍惚的样子,怕是得直接撞到桌子上去!

    真要那样的话,桌子上放着的新画,就得被毁掉了!

    褚英略赞赏的看了时缙一眼。

    有了冒失的孟东岳做陪衬,他现在再看时缙,那是越看越顺眼了。

    感受到褚英略的眼神鼓励,时缙精神一振,把孟东岳拉得更紧了。

    孟东岳:“”

    他现在真的已经冷静下来了好不好!

    用不用把他当犯人似的抓那么紧啊!

    面对孟东岳控诉的眼神,时缙丝毫不为所动。

    现在这种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管什么发小不发小啊,当然是以未来岳父的态度为先了!

    孟东岳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去管时缙抓着自己的手劲儿,努力让自己露出了一个笑脸:“师父,这幅画,我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啊?”

    褚英略此时也顾不上孟东岳了,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这幅画,眼里满是惊叹之色。

    刚刚褚凝用那么暴力的手法直接撕开了这幅画,竟然半点都没有损坏这幅藏起来的画,让这幅画重见天日之后,看起来还像新的似的,显然保存得非常好。

    褚凝将撕开的枫叶油画放到一边,替父亲回答了孟东岳的话:“当然眼熟了。这可是幅世界名画,孟师兄你还没有认出来吗?”

    世界名画?

    孟东岳的眉头皱了起来。

    世界闻名的油画并不在少数,而他们面前这一幅,以蓝黄红为主色,将景色分为了天空和水面两部分。

    在天水相交之处,还立有一座孤岛,岛上有高耸的城堡,衬托得整幅画的色彩更加惊艳动人,有种烈焰焚天的惊心动魄之美。

    这样熟悉的色彩孟东岳脑中有道灵光闪过,顿时脱口而出道:“这不是日落吗?!”

    此话一出,褚英略总算对自己这个屡屡出错的徒弟满意一点儿了,欣慰的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孟东岳说对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可更多的还是震惊。

    时缙悄悄的问褚凝道:“什么是日落啊?”

    褚凝解释道:“日落,是法国著名作家莫奈的代表作之一。莫奈是百年前的人物了,他也是印象派油画家的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

    在1873年的时候,莫奈在阿弗尔港口写生,画下了这幅日落。相比起这幅油画,他在同一地点画下的日出印象,更为著名。

    印象主义派系的油画真正开始出名,也是从这幅日出印象开始的。

    在日出印象的光辉照耀下,很多人几乎都忘了另一幅日落。

    但事实上,这幅日落同样是大师作品,堪称国宝。

    时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就跟齐白石的虾图一样的价值吧?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日落呢?!”孟东岳突然回过了神,不可置信的使劲儿摇头道,“全世界都知道,莫奈的日落被收藏在法国巴黎的马蒙达博物馆,这里怎么可能又出现一幅日落?!”

    褚凝眨眨眼,没有说话。

    褚英略叹气道:“既然出现了两幅日落,那这其中自然有一幅,是假的。”

    孟东岳张张嘴,突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毕竟,听他师父这意思,他显然不认为他们面前这幅日落是假的。

    这也就是说,马蒙达博物馆里的日落,是假的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

    日落在马蒙达博物馆里展览了那么多年,全世界有那么多的人都去参观过。如果那幅画真的是假的,难道这么多人当中,就没有一个看出来吗?!

    但若要反驳自己师父的话,孟东岳也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

    褚英略沉吟道:“我对油画不太擅长,也没办法鉴定这幅日落到底是真是假。不过,能让人用如此奥妙的手段藏起来的画,显然不会是一般的画。褚褚,你先小心的把这幅画收起来。等回国之后,我再找人帮你鉴定鉴定。”

    褚凝当然能够确定这幅日落就是真品了。

    因为,这幅日落中所蕴含的灵力,简直就像是一个小湖泊似的,浓郁无比,让她根本没办法忽视。

    不过,这种鉴定方式,她根本就没办法说出口,自然也不能当做鉴定凭据。

    “行啊!”褚凝一口答应了下来,“爸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收好这幅画的!”

    褚英略对自己女儿当然放心,可这幅画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他根本没办法完全不去惦记。

    “刚刚你解了画,对这画会不会有影响啊?”褚英略忍不住问道,“要不,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这画修复修复,顺便装裱一下?”

    褚凝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是问道:“爸,你确定,我们能在这里,找到一个您说的这种可以信任的店吗?”

    褚英略顿时哑口无语。

    这异国他乡的,他们当然不可能找到这样的店。

    若是随便找个店帮忙的话,日落在他们手里的消息肯定会走漏风声,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的注意和争论。

    毕竟,明天就是苏富比大拍卖会开始的日子,这纽约还不知道集中了多少对古董感兴趣的各地人士。

    到那时候,他们未必能安然的将这幅画带回国内。

    褚凝安慰道:“放心吧爸,我不会乱来的。这幅画在我手里,绝对比在任何地方都要安全。”

    有灵力护画,这幅日落哪怕是永远不装裱,也不会出现任何损坏。

    当然,那样也太耗费灵力了,褚凝可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若只是在纽约的这几天消耗一些灵力来保护这幅画,倒没什么问题。

    等褚英略等人走后,褚凝就将枫叶油画又拿了过来,重新盖在了日落上面。

    她甚至还用灵力将两幅画重新粘合了起来,也把枫叶油画恢复成了它之前的模样。

    这样严丝合缝的处理,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褚凝刚刚才将这幅画一分为二过。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