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都市言情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 第20章 气继祖母
    “你们是怎么做掌柜的?”

    清冷训斥钻入耳中,直击心脏,掌柜们身躯一震,满目惊慌:“大小姐,可是账目不对?”

    侯府老夫人每月都会清查账册,一旦发现不对,就会训斥他们,事态严重了还会报官,所以,多年来,他们不敢在账册上做任何手脚。

    “账目没什么错,是上面的欠账太多,太久!”慕容雪素手轻挥,账册准备无误的落进了掌柜们怀里。

    “开门做生意,允许客人记账赊欠,但是,赊欠也要有个度,三月,五月可以,一年两年也勉强能行,可你们看看你们手里的账册,从十年前一直赊欠到现在,一分钱没付的无赖客人,你们竟然还敢让他们在铺子里拿东西,是不是想让铺子关门大吉?”

    有这种无赖客人?他们怎么不记得!

    掌柜们疑惑不解的低头翻看账册,望着上面书写的欠账人,一个个全都苦下了脸:“大小姐,不是卑职们自作主张让他们的赊欠,而是,前来铺子拿东西的,是武安侯府的人……”

    “武安侯府又怎么了?就算是武安侯夫人慕容柔亲自来,那也是客,你们细心招待即可,谁允许他们拿东西可以只记账,不付钱了?”慕容雪厉声打断了他们的话,目光清冷如冰。

    掌柜们相互对望一眼,低下了头,声音细若蚊蝇:“是……是老夫人允许的……”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嘲讽,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十年账册堆在一起,是很高的一叠,她并没有全部翻看,只随手翻了几本十年前,五年前的账册,又看了最近两个月的,发现从十年前开始,武安侯府每季都会来绸缎铺子裁制大量新衣,高,中,低等的绸缎每样都会用上一二十匹,上至武安侯府老夫人,下至三等丫鬟,粗使嬷嬷们的衣服全都裁了出来!

    如此裁衣裁了十年,他们只在铺子里记账,从未付过一两银子。

    还有首饰铺子,他们也经常光顾,老夫人,少夫人,小姑娘能戴的首饰,他们每季都会拿走好几套。

    每隔两三个月,武安侯府的人还会去古品斋拿走一两样古玩,字画,也从来不付一分钱……

    难怪杜氏理直气壮的没贪母亲嫁妆铺子赚的银子,因为铺子赚的钱,都被套进了武安侯府留下的窟窿里,根本没有多少余银,她想贪都没得贪。

    “继祖母就是这么帮我娘照看铺子的?”慕容雪走到内室前挑开帘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杜氏。

    杜氏瞟她一眼,不以为然:“你姑姑她们在那里裁衣服,打首饰,是为了帮衬铺子的生意……”

    “拿了东西付银子,叫帮衬生意,只拿东西不付钱,还心安理得的一拿就是十年的,叫没脸没皮!”慕容雪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一字一顿:“堂堂武安侯府,又不是大街上的乞丐,竟然像痞子一样,做这么厚颜无耻的事,他们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他们感到可耻。”

    “柔儿是你亲姑姑,你怎么能这么她?”杜氏厉声训斥着,眸底闪掠一抹锐利寒芒。

    慕容柔身为武安侯夫人,掌管着武安侯府的后院大权,裁新衣,打首饰等事都属她管,慕容雪嘲讽武安侯府的人厚颜无耻,就是在嘲讽她。

    慕容雪不屑轻哼:“我娘还是她亲嫂子呢,她厚颜无耻的在嫂子的陪嫁铺子里只拿东西不付钱,我连她几句都不可以?”

    “你……”

    慕容雪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淡淡看着她:“别跟我什么,她是我姑姑,我这做侄女的孝敬她几套衣服,首饰是应该的,我是她侄女,又父母双亡,她怎么不爱护爱护我,每月在她的陪嫁铺子里,免费给我裁几套衣服,打几套首饰?”

    “你……”杜氏手指着慕容雪,气的不出话来:这个小贱蹄子,不是一向不爱话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慕容雪斜睨着她,冷冷的道:“我娘好好的嫁妆铺子交给你,被你‘照看’成了现在这副烂摊子,再让你继续‘照看’下去,六家铺子肯定都会关门大吉,麻烦继祖母把这六家铺子的契约给我吧,我亲自照看,经营的好坏,都与继祖母再不相干!”

    杜氏微微沉下眼睑:沈氏死后,她就看上这六家铺子了,不过,葛辉也知道这六家铺子,等慕容烨,慕容雪长大后,她就必须将铺子交还,所以,她不能光明正大的侵占,只能悄悄侵吞!

    葛辉的眼光十分毒辣,如果做铺子的假账,肯定会被他发现,于是,她想出了这招暗度陈仓法,时不时的去铺子里拿东西,悄无声息的将铺子搬空,收入自己囊中。

    十来年,她们将铺子搬的七七八八了,再过几年,六家铺子就会完全属于她们,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被慕容雪发现了端倪。

    如果她将铺子交给慕容雪照看,她们就不能再拿铺子里的东西,铺子里还有不少值钱的物件,就这么舍弃了,有些肉疼!

    望着她眸底不断变幻的神色,慕容雪知道她在想什么,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继祖母,您宠爱女儿,想给她什么,我管不着,也没心情管,不过,请您不要拿我娘的嫁妆铺子做人情,因为,那铺子是我娘留给我和我哥哥的,与您完全无关!如果您硬要继续执掌,我会忍不住和别人,铺子这十年来的‘发展’……”

    杜氏猛的抬眸看向慕容雪,眸底闪着锐利寒芒:贱蹄子,竟然敢威胁她!好,很好!

    “不就是六家铺子,我还没看在眼里,你想要,全给你!”杜氏拿过一只古朴的檀木盒,快速打开,拿起几页契纸,气呼呼的朝慕容雪扔了过去:“马上滚出玉堂院,这里不欢迎你!”

    慕容雪接过契约,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劳继祖母费心,我对玉堂院厌恶至极,契约到手,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牵扯了,你求我我都不会来!”

    “你……”杜氏气噎,抓起面前的茶杯砸了过去:“滚!”

    慕容雪轻哼一声,抓着帘子向前一扔,只听‘砰’的一声响,茶杯撞在了帘子上,茶水四溅,茶杯成了碎片……

    六名掌柜站在角落里,低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装没看见慕容雪和杜老夫人之间的浓烈硝烟:镇国侯府的家事,他们这做铺子掌柜的管不了,也不敢管,明哲保身吧。

    杜氏设计慕容烨典当母亲嫁妆,她就跑来这里拿走六纸契约,让杜氏和慕容柔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看着杜氏被气的险些跳脚的模样,心情真是舒畅!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清浅的弧度,施施然走到掌柜们面前,傲然道:“武安侯府赊了十年账,不能再纵容他们了,你们六人马上回铺子,派遣伙计去武安侯府要账!”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