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武侠修真 > 御灵真仙 > 正文 第950章 天阶之事
    姜云峰见方乾元这样,道:“此事说来话长,还与太上诸天二教的纠葛有关,绵山圣宫与石山之间也似曾结有秘盟,都是邪道高手那边彼此联合的举动。”

    方乾元道:“我在东海时,曾与穆王相见,也从他口中听过些许。”

    姜云峰微讶:“哦?那看来,你应当了解此事的前因后果。”

    方乾元道:“不,我并不知道为何会与夜王有关。”

    姜云峰道:“因为夜王此人,也是飞仙图录的传承者之一,这么说的话,你可明白?”

    方乾元闻言,讶然道:“他也是飞仙图录的传承者?他所持的是哪一部分?”

    姜云峰道:“是《金灵变》,这一消息,我们也是最近才得知,因为夜王手中的《金灵变》并非是他自己得来,而是诸天教所赠!”

    方乾元讶然道:“这等重宝也能赠人?”

    姜云峰道:“当然能,因为对太上诸天二教而言,真正有用的,不是功法本身,而是这份传承背后所隐藏的秘宝。”

    “夜王素来与他们亲善,更似有接受招揽,加入秘盟的打算,与其落到别人手中,或者在自家手里浪费,倒不如传给夜王,由他暂时执掌!”

    “而且,他们所传的,也仅仅只是《金灵变》这一部功法,真正的关键之物,那副星图仍然还在诸天教人手中。”

    “原来如此。”

    方乾元也算是亲眼见过飞仙图录的人,听到姜云峰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方乾元感叹道:“师尊,你们兵人堂对这些隐秘探查得很细致啊。”

    方乾元过去还以为,《金灵变》真的在西原天阶阴山河手中,但如今想来,他持有的应该是诸天教流传出去的残本,夜王手中的才是原本。

    姜云峰道:“兵人堂可不是吃干饭的,我们原本就要侦知各方势力动向,了解其人员变化,攻略意图,自然少不得与飞仙图录相关之事。”

    “这些我过去都甚少与你分说,如今也只是顺带一提,实际上,宗门还有许多隐秘,是你暂时都不了解的。”

    事实正如姜云峰所说,一宗情报,不可能稀少到要靠方乾元这样意外遭遇穆王才能获知。

    穆王与他所提之事,宗门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代代相传下来,并未见到实际影响,也就不再重视。

    但如今,事涉夜王这么一位新晋天阶,又与当初北疆战争的幕后黑手相关,兵人堂自然要跟进了解。

    在方乾元所不知处,不知有多少兵人高手,附庸线人为之而努力,是以才打探到夜王手中拥有真正《金灵变》的情报。

    不过这件事情在夜王晋升天阶之后,似乎也逐渐流传开来。

    正如天衡那样,夜王晋升天阶之后,便有信心面对各方觊觎和挑战了。

    说起此事,姜云峰突然又道:“你可知道,诸天教为何要选择此人执掌《金灵变》?”

    方乾元道:“这个我还真不知。”

    姜云峰道:“那是因为,他所主修的灵物是食梦天魔!”

    “食梦天魔……梦道……”

    方乾元突然一怔。

    “梦道,神魂,金灵变!”

    “我明白了!”

    姜云峰道:“你曾见过穆王,应当也见识过他参修《万劫变》和自身灵物的搭配。”

    “穆王其人,主修的灵物,原本并不算如何强横,只不过是一头普通寻常的禺虓虎而已。”

    “但他身为无量宗的天才,能得背后大宗支持,数十年如一日,不断祭炼强化,终于也将这一灵物晋升到了天阶,并且从尸魂宗处交换各种秘籍,开创出一门专属于自身,极其厉害的操控伥鬼神通。”

    “借此秘法,他便能自如运用显化道御灵师的手段,一人成军,犹胜千军万马!”

    “相比之下,东方智只不过是个遭逢奇遇而晋升的草莽豪强,他所得《逆时变》,也不知道是从何得来,与自身功法不甚契合,作为主修道途的万化灵血,更是从修罗界中血海所得的无主之物,可见他资质,道途,功法,灵物诸般,都像是胡拼乱凑而成,根本不成体系!”

    “这便是天阶境界,限制自身成长潜力和战斗实力的因素,东方智明知这一点,却已积重难返,没有足够的资粮和机会来改变这一切。”

    “或许再给他三五十年时间,还有希望慢慢调整过来,成为一名天阶境界也堪称顶尖的高手,但别人若有那三五十年的时间,早就成长到更高地步了。”

    姜云峰看向方乾元,眼中却是带着几许异样:“不过你的情况,似乎又有所不同。”

    “你的根骨天资奇佳,对各种道途的适应性,好得连为师都看不透,因此我才建议宗门不要干涉你取向,任由你自己发展。”

    “等你晋升天阶之后,自然就会明白相性匹配的重要性,然后如同地阶发掘自身特质一般,创造出独属于自己的神通法术或者战斗方式。”

    “在这过程,你或许会走些弯路,但并无所谓,宗门拥有足够深厚的本钱和底蕴,为你负担这尝试的代价,只消得三五年,就能调整过来,甚至因为曾经走过的这些弯路,变得更为强大!”

    “嗯?”方乾元听到,心中似有触动。

    姜云峰如今所说的,其实就是财侣法地的重要性。

    一言以蔽之:有钱才能任性!

    散修高手,草莽英豪,都要走精挑细选,慎重以对的路数,千百人中,大多数都是东方智那般的平庸天阶,少数是夜王那般的幸运天阶。

    然而大宗高手,只需要不断试错,调整就行,自有背后宗门为其付账,甚至修炼过程之中所犯的错误,走过的弯路,都能变为宝贵的经验,代代相传下去。

    这些高深境界的修炼诀窍,才是一方宗门或者世家势力真正秘而不宣的东西。

    同样一份功法,就是摆明了放在你面前,你没有足够的资粮和经验去修炼,又有何用?

    借着夜王的由头,说了一通修炼之事,姜云峰也算是略尽为人师者的义务。

    不过如今,事关夜王和其弟子叶天鸣的变故才是重点,他的神情很快又变得严肃起来,对来人道:“此事务必跟进,要弄清是叶天鸣个人所为,还是诸天教与魔盟高层决裂!”

    方乾元突然接口道:“我有个直觉,应该是他个人所为……”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