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侦探推理 > 人性禁岛 > 第2章 黑车老板的话
    我看到这张照片,后背直冒冷汗,身子不听使唤的抖着,我心中一阵惊慌,这尸体怎么会跑到了这辆车上,而且就在这女孩旁边。

    我下意识的转脸朝着我那边望去,就看到跟我坐一起的女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吓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这尼玛够邪门的!

    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那个司机让我赶快跑了,这车可能不是黑车那么简单。

    说实话,我从来没遇到这么邪门的事情,一时间手足无措了,我旁边这女孩也被吓得哆嗦着,她也没什么好主意。

    我知道这算我们最好的机会了,我观察了一下,颤抖的说道,“我们朝车头走,然后顺势溜到那边树林藏起来,车上东西,咱们也不要了!”

    那女孩点了点头,我们两个蹑手蹑脚的走到车头,看到司机跟黑车老板还在修车,我们两个偷偷的溜了过去,紧接着,就朝着那边树林跑去了。

    那会也就凌晨五点左右,天上稍微有点亮光,我们两人躲在树林里面,为了防止黑车老板打电话给我们,我直接把手机关机了,那女孩也关机了。

    树林里面漆黑一片,偶尔有嗖嗖的响声,简直太惊悚了,因为不知道树林多大,所以也没敢进入里面,我跟她藏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了。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外面本来就冷,我们两个紧张到极点了,要不是我刚刚撒过尿,估计真的能吓尿了,外面绝对的安静,这女孩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大概五六分钟,我就听到那个黑车老板喊我们两个人名字,我这才知道这女的叫钟雨馨,很快,我就看到黑车老板拿着手电筒朝着这片树林走来了,钟雨馨狠狠的抓着我的肩膀,疼的我龇牙咧嘴。

    我急忙提醒她一下,她才松开点,我低声的说道,“到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别出来,也别出声。”

    钟雨馨点了点头,手电筒光芒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十米左右,我甚至能看到黑车老板的身影,我跟钟雨馨蜷缩在树根旁边,偷偷的望着他,生怕他看到我们两个。

    黑车老板就说道,“快点出来,再不出来,我要开车走了,现在已经耽误很久了。”

    任由黑车老板怎么说,我们两个都不说话,黑车老板说了大概十来句,突然冷笑了一声道,“是不是老冯跟你说什么了,你们就听老冯的话吧,被他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既然你们想死,我也不管你们了,别后悔就行。”

    说完,这黑车老板竟然真的走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特别是黑车老板最后的话,让我不由的紧张起来。

    老冯要害我们?

    明明是那个司机想要帮我,怎么可能要害我呢?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多半是这黑车老板想诈我,让我们出来,一想到车上的那个盯我的女人,我浑身就憷,肯定不敢再回到车上了。

    钟雨馨小声的问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出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出去了,等明天天亮,我们在想办法回去,不管谁的话是对的,反正我们是不能回车里面的。”

    我跟钟雨馨动都不敢动,一直就这么熬着,幸好是两个人,要是一个人,非吓死不可,我们两个也不敢说话。

    一直熬到了六点多,东方才露出一丝鱼肚白,周围的事物也清楚多了。

    我跟钟雨馨都松了一口气,总算熬到天亮了,我看钟雨馨脸憋得通红,还以为出事情了,就问了情况。

    钟雨馨扭扭捏捏的说想上厕所,我尴尬的站起来了,到了不远的大树后面,两分钟后,钟雨馨出来了,小脸红的要命,这情形挺尴尬的。

    我跟钟雨馨来到昨晚那条大路上,等到了那条路上后,我吓得哆嗦起来了,没有想到马路左边,竟然是二十来个坟墓,简直就是乱坟岗,坟头上的野草都黄了,凉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冷颤。

    昨晚车抛锚的地方,竟然是在乱坟岗这里,我不敢深想下去了。

    让我想不到的是,我跟钟雨馨的行李箱跟电脑都被放在马路那边,我就感觉到一阵后怕,因为这个老板明显是不图钱的,图的可能是我们的命。

    幸运的是我们从黑车上下来了,我就把手机打开来,想定位下什么地方,顺便给家里人报个平安,没有想到手机没信号,钟雨馨的手机也没信号,我们两人陷入困境了。

    我朝着前面望了望,山路弯弯绕绕,特别是前面那段山路,夹在两个山峰之间,那感觉挺瘆人的。

    现在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咬了咬牙说,“走吧,只能步行了。”

    太阳从东面升起来了,我看到阳光,心稍微舒服点,钟雨馨也放松了一点,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杨程,你说为什么他们要把尸体放在车上?”

    说实话,我还是不太敢相信那些全部都是尸体,我分明记得,那些乘客动过,难不成都是尸体诈尸了?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讨论这个问题,简直瘆人了,我跟钟雨馨说,别讨论这个问题了。

    钟雨馨嗯了一声,我们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就遇到一辆私家车,私家车的车主人蛮好的,就捎带我们一程,我顺便问了下这是哪里。

    车主告诉我们,这是通往马鞍山的路,我略微松了一口气,也就半个多小时,我们就来到马鞍山车站,然后辗转很久,终于回到了家,等到了家,我们两个心情都好起来了,加上过年了,整个街道都喜气洋洋的,我们两个有说有笑的。

    我把钟雨馨送回去后,也回家了,过年挺热闹的,整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冲淡了黑车的事情,我跟钟雨馨平时也聊的挺好,约定初七那天一起回苏州。

    初四那天,同学聚会,我喝了不少酒,回到家倒床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我才醒过来,虽然睡的时间很足,但是我却感觉到很疲劳,浑身没劲。

    起来的时候,我竟然现我床边有一双红色高跟鞋,我估计可能是我小表弟来我们家玩的时候,把他姐的鞋给藏在我屋内,我也懒得过问。

    我起来刷牙洗脸的时候,无意间朝着我脖子看了看,吓得我不由一跳,在我的脖子左边竟然起了一个灰色的斑点,大概有大拇指那么大小,看起来相当丑陋,我拿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我的右边起了四个小一点的斑点。

    顺手摸了摸,摸起来冰凉冰凉的,但是不怎么疼。

    我心道,难道是皮肤病?

    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然后就朝着医院跑去,我挂了皮肤科,早上皮肤科的人不多,根本不用排队,那个医生看了看我的皮肤,顿时皱起眉头了,很困惑的说道,“奇怪,真奇怪!”

    我心不由的悬起来了,难道我的问题比较严重?

    我急忙问道,“医生怎么了?”

    “这不是皮肤病,这有点像尸斑,我也不敢确定!”医生犹豫了两下,还是说出来了,吓得我浑身哆嗦,我有个同学就是学医的,他跟我说过尸斑的事情,尸斑是人死了之后会起来的斑点。

    老子特么都没死,哪里来的尸斑?

    “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紧张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而且你的斑点很奇怪,你看……”说完,这医生伸出手来掐着我的脖子,我心中一阵紧张,暗道,这医生想干嘛?

    紧接着,医生指了指对面的镜子,等我看到镜子后,吓得一身冷汗,因为医生的五个手指对应五个尸斑,也就是,这尸斑是人掐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