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品书网 > 玄幻魔法 >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第192章 大结局
    第192章 大结局

    二妮没来月事,人也懵懂,竟然不知怀了孩子。村医务室的医生一,整个李庄就炸锅了,赶来道喜的人都快将门槛踏破。李水根和二妮爸连袂跑回家,看二妮要下床,就一左一右的扶着她让她别动。

    “我送二妮去县里医院先做个检查,有个准再。”

    这医务室的医生懂中医也懂西医,但没那设备,李小满开着车过来,二妮妈黄桂花二妮妈李水根还有好些三姑六婆的都挤上来。

    一辆好好的路虎车给挤得满满当当,还不能赶人。

    刘长军也开着车载人往县医院赶,都想凑个喜庆。

    那清明节摆大戏的事,在半道上就定了,李水根拍胸口这戏就他家出钱了,不要村委会出钱,得大办特办,办得热热闹闹的。

    二妮爸跟其它村委成员都没话,拱手让他做这场面。

    光靠跟赵秀英做的那砖厂这盖延寿寺下来都赚了两三百万,李水根不用李小满那边的钱,都富足得很,还不做村支书那每年村委会里的分润。

    李庄的情况越好,那分润就越大。现在一年五六十万到手中总是有的。

    做大戏能花几个钱,就是请那些跳艳舞的歌舞团过来,十来万都上天了。

    这二妮怀孕可是大事,喜庆一些不好吗?

    县医院里一检查,确定是怀上了,李水根就掐着烟在那里抖个不停。

    想着李小满这前几年还坏脑壳的,现在连孩子都要有了,就不知是男是女,这要是男的,李家可就有后喽。

    李小满搂着二妮也满心欢喜:“你不喜欢我**,这下好了,怀上了吧。”

    “那不是好事吗?你咋好像有些犯愁呢?”二妮不解的,手还抚着肚皮,像是在感受那还是个小种子的孩子。

    “要依我,我想让你在黄港养胎,先读完这个学年,然后办个休学,不过,我猜我爸妈,跟你爸妈,肯定都要让你在李庄……”

    这点李小满却猜错了,这四位长辈异口同声要在黄港养胎。

    为啥,要搁以前,他们肯定要让二妮留在李庄,这就近好照顾。

    可现在嘛,二妮也算是城里人了,读大学那户口都迁到了黄港,而且在黄港又有房子,那边的医疗条件比李庄好太多了。这要在李庄,出个啥事,那赶都赶不及。

    不过,一听要去复式楼里住,李小满就头皮发麻,冯小怜还住在那里呢,总不能二妮怀了孩子,就把她赶走吧,可要住一个屋檐下,那早晚得被他们发现有问题。

    于是,李小满打算去买一套别墅。

    二手的就成,这方面岳波肯定清楚。

    “二妮怀了?那是好事,要别墅嘛,我朋友刚要转一套。都是精装修好的,跟你的风格差不多。里头古色古香,面积也挺大,六百多平。平常都保持得挺干净卫生……我能唬你这个?二妮也算我妹子,还能害她?四百万就成了,我帮你先拿下来?那行。”

    李小满跟李水根他们一。

    “你这败家孩子,你在黄港不有两套房了吗?咋还又买一套?还是别墅,你住得过来吗?四百万,那得赚几年啊?”

    李水根骂了几句,连二妮妈都觉得肉疼,这小满钱是多,可这样花,总不是个法子啊。

    “爸,这你就不懂了,那别墅我问了,算是折扣了,买了就等于赚了一百万。好,这不吧,你现在有钱,不在乎这一百万。那我告诉你,我在黄港那小复式,跟后头买的学校对面的复式楼,离医院都有点远,不方便。而且人比较杂,还经常有打架砍人的事,你不想孩子还没生出来就出事吧?”

    “我呸你个乌鸦嘴。”李水根气道,“那就要买个大别墅了?你有钱抽的吧?”

    “你不懂,你还真别不服。那别墅旁边就有家私人医院,科室齐全,还是港资的,医生也都是港台那边来的,你要不是别墅里的住户,你还得排队。你要是业主,不单不用排队,还有VIP卡,还能够免费做产检。有个啥事,一个电话就行,你方便不方便。”

    李水根无话可了,他哪能想得到现在这黄港有这样的服务。

    李小满就:“明天我就带二妮搬过去,大家要过来住也方便,妈,婶,你们也帮着去收拾吧。”

    二妮爸也:“我也过去瞅瞅。”

    那别墅可真就跟李小满的一样,挨着就是一家私人医院,妇产科是主要科室。但不接受重伤和严重的外伤患者,在那医院里也没有死过人。阴气不算重。

    李小满接过岳波递来的钥匙,就:“谢波哥了。”

    “我想想还是不问你拿钱了,你帮我的忙也多,这点小意思不算什么,”岳波笑,“让二妮安心养胎,等孩子生下来,我捞个干爹做就成。”

    别瞧岳波跟练如玉没生孩子,那是他做了输精管手术,他跟原配倒有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在国外念书,年纪比李小满还大。

    “那敢情好,要不认个干爷爷?”

    “滚,你波哥没那么大。”

    岳波笑骂了句,就开着他那辆加长林肯走了。

    李小满扶着二妮进别墅,才想起要找几个保姆过来,至少要三个。这屋子太大,要没个帮手,那能忙得过来?

    不洗菜做饭的,就是打扫卫生,六百平的屋子,一天就光扫个灰都不用做别的事了。

    “我跟你妈都住过来,还请个啥人,浪费钱。”二妮妈摇头。

    “还得请,要不把小姨娘叫过来?”

    黄冬梅做过林静家的保姆,还带过孩子,有经验。

    这一,黄桂花就拍手好。

    “我再找个人住进来负责打理卫生就好了。”

    李小满想到了骆倩。她好像在那家政公司做得不大舒心,那在这边做,也让她有口饭吃吧。

    都安排妥当,李小满就下厨做了几道菜。

    这小区邻街有个大超市,倒是方便买菜,就是没菜市场,让黄桂花不大乐意。

    那床单被子都换新的,洗漱用具也一样,谁知原来那主人身上有病没病,要是一般病就算了,要有个性病那不得哭死?

    治好也要落下阴影啊,别的不,有的性病是能从马桶里传染的。

    所以在吃过饭,李小满就又开车载着大家出来住酒店。

    等第二天骆倩带着家政公司的人过来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才买好新的东西,消好毒住进来。

    二妮还得去上课,二妮妈和黄桂花就先住在这里。

    “你真怀上了?”

    于秋墨惊叫道,就要去摸二妮的肚皮。

    “这才一个半月,能摸出个啥来,喂,你别拿手指去捅啊!”

    李小满拍开她的爪子,这怀的是他的娃,这要捅出个啥来,那还得了?

    “小气鬼!”

    “这跟小气是一回事吗?嫆嫆,致致,你们评评理。”

    单嫆和王致致都傻乎乎在笑,二妮怀上小孩,才让她们真正的感觉到她已经结婚了,是李小满的妻子,平常嘛,也没觉得她跟自己有多大的区别。

    “我也要摸。”靳佳伸手,就被李小满给拍开,“你摸个啥,你想要摸自己怀去。”

    靳佳咬着嘴唇白他眼,她哪不想怀了,还想怀李小满的呢,至少想让李小满那鸟杆子捅她一回。上次就光磨着那门口了,这都大半年了,都还想着那次的事,每次想,就心狂跳,全身烧。

    “二妮,那你要办休学了?”单嫆突然想到这个。

    “读完今年就办吧,要等到孩子生出来再想办法复学。”李小满爱怜的瞧着在喝酸奶的二妮,心想村里人的,这爱吃酸,生下来的肯定是男娃。

    要生男娃要叫啥?李擎天?李一柱?

    算了,还要叫李金刚吧。

    胡乱想着,那边顾兰玉走过来,长腿一叠就掐着汤匙:“恭喜啊。”

    “同喜。”

    “同喜个屁!”于秋墨瞪眼,“你跟学姐同喜啥?”

    李小满顺嘴了,就抓脑袋:“你别挑字眼好不?”

    “老大,嫂子怀上了,你是不是要请客啊?”高峰没脸没皮的凑上来。

    “请个啥,请客吃素宴吃不?我打算在奉士庵弄一桌……”

    “素的啊?!能不能带点荦?带个鸡翅膀也好啊。”张鱼叹叫道。

    顾兰玉就冷笑:“你们两个混蛋,知道奉士庵的素宴有多有名吗?整个黄港的有钱人想吃都吃不上,一个月才开几桌,小满请大家去吃,这是求都求不来的事,你还嫌素?”

    张鱼吃惊道:“那一桌得多少钱?”

    “钱就俗了,奉士庵那边一般是抽选的,按那些留名捐了香油钱的香客里来抽,不过我跟她们的庵主红珠师太认识,打过些交道,要让她卖我这个面子还是成的。何况,那边是拜送子观音的,这也算是相德益彰吧。”

    张鱼和高峰还是没去,他俩赖着脸问李小满要了几百块钱带着女朋友看电影去了。

    剩下的人就由李小满和顾兰玉开着两辆车搭到观音峰,余媚施瑶光也来了,艺院四朵花也都开车赶过来凑热闹。

    挤满了一桌子,红楚在灶房那边发牢骚:“庵主,这得做出二十道菜来了,你瞧,吃得也太快了吧?这素面可有一斤啊,送上去才没几分钟就吃光了?”

    “那也是你手艺好啊,”李小满笑嘻嘻的走进来,看红珠望自己一眼就要出去,便快步紧跟,“躲我做啥?”

    “恶鬼,我好像……也……怀上了……”

    李小满手中握着的瓷制酒瓶咣的一下掉在地上,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真,真的?”

    “好像是,我……我没来那个……”

    红珠完,那张脸臊得通红,李小满就抱住她,嘴在她脸上乱拱,惹得她使劲的推他,还拿手去抹脸上的口水。

    “恶鬼,这下完蛋了,我不能做住持了。”

    李小满摇头:“你穿着袈裟,就是怀胎十月,也看不出来,到六七月的时候,我想个办法让你到外地云游,这样就没人发现了。”

    每回跟红珠做那事的时候,总不会**。

    像是打一开始,就想好了要让红珠怀上孩子一样。

    红珠哪能想得到他这恶意满满的念头,听他这样,也只好答应。

    “恶鬼,你要是磨难,会折磨我一辈子吗?”

    “会的,傻尼姑。”

    “我才不傻,恶鬼。”

    倚在李小满的怀中,红珠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双喜临门,李小满当晚就喝得烂醉,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

    等睁开眼,就瞧胸罩**满地都是,陆嘉被抱在怀中,她那嘴上的口红都乱了,孙可儿躺在床尾,脚丫捅在陆嘉的胸前。

    施瑶光躺在左侧床下,脸冲着墙,手和脚都趴在墙上。

    余媚和饶云屏抱在一起,都没穿衣服,四只玉兔挤成一团。

    田甜半坐在墙边,手中还握着半瓶香槟,还在扯着呼,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李小满揉着眉心下床,小心翼翼的往卫生间走,只能瞧出这是间大屋子,也瞧不出是哪个酒店。

    将房门拉开,就被个身子压下来,扶住了看清是顾兰玉后,就将她那歪斜在一边的**给拉好将她放在地上。厅里还有几具光溜溜的身体,有那记忆中好像最后赶过来的冯小怜,靳佳和徐楠。

    徐楠来黄港办事,听在吃素席,就将冯小怜和靳佳带上。

    靳佳本来跟李小满的车过来的,有事就迟了些,正在着急就被带上来了。

    但让李小满万没想到的是,走到浴室里,一拉开浴帘,浴缸里躺着杨素素跟秦好。

    他头一时大起来,这都是啥场面?

    好在中途就送二妮走了,要不然,这都没法了。

    “开心吧?”

    李小满听到身后有人话,毛孔一下竖起来,扭转身就吓得差点腿软。

    “二妮?”

    “死小满,我知道你那鸟杆子会祸事,可是你……”

    二妮气得小脸儿煞白的,李小满扶住她就:“别气,你怀孩子了,这要气坏了身体不好。”

    “哼,我就要气,谁让你不跟我这些女人的事……”

    咦?李小满一听,好像二妮气的不是外面女人多,而是……

    “我不是怕你瞎想嘛,你有时候来月事啥的,我这又难受,就在外头跟她们瞎混了,我……二妮,你笑啥呢?”

    “傻瓜,我要真想抓你奸,还会现在赶过来?这些事我都猜到一些了,我就是想等主动承认。你那地方太厉害,要是光我一个,我怎么能应付?就是小怜,也不行啊。我现在怀了孩子更不能跟你做啥了……”

    李小满感动的抱住二妮,就要亲她。

    那忙活了一夜的鸟杆子又挺立起来,就抵在二妮肚皮上,二妮使劲推他。

    “我怀了,不能乱动,特别是前几个月,会流产的。”

    “那成,我不弄,我不整。”

    李小满涨红着脸就坐在那里,不能弄二妮,这满地都是还在醉着的女孩,那就……二妮指着秦好:“你找她吧。”

    嘿!

    李小满抱起秦好就啃起来,秦好还醉着,一下就醒过来了。到底是做警察的,这警觉性就是强,要是别人,那就是做完了,也不见得能醒过来。

    她一瞧见二妮就先脸红起来,再看李小满,就气得想抬手去打。

    李小满闪头躲过,就摁她穴道,让她本来就因为喝多了而软瘫无力的整个身体更是连手都抬不起来。被李小满那鸟杆子又抵在下头,那更是要了她的命。

    堂堂的刑警队长,牛栏县的警花,这时只能轻喘着气,别着头想不要。

    她是被二妮瞧着羞怯而已,平常在床上哪有要不要的。

    李小满摸她下头,没得几下便潮润起来,就将鸟杆子往前一捅。

    “死小满!”

    二妮和秦好异口同声的,李小满满脸委屈可那动作丝毫不减,大力的抽动着,让秦好没几下就汗流浃背,趴在他身上动弹不得。

    秦好喘着气,面朝面的坐在李小满的怀中,那动人模样,就是和尚见了都得还俗。

    那圆润的半球也随着她被李小满上下抛弄而在不停的抖动,诱人至极。

    二妮瞧着也情动了,可她还得忍着,就怕怀中的孩子出意外。

    李小满弄得好一阵,一抬头看杨素素在浴缸里睁着大眼睛瞧他,顿时汗毛倒竖,原来她早就醒了过来。

    他动作一停,秦好跟二妮也瞧见杨素素了,也就不怕她害羞,拉着她也加入战局。

    满屋子的莺莺燕燕陆续醒转,或许有失忆的,或许有羞怯到家的,但都很快就打起精神来。毕竟这光屁股的又不是一个人,打闹一阵就通通的熟络起来。

    李小满捣得那一通,就从浴室出来,瞧这满屋佳人,一时也不知啥话好,只顾着傻笑。

    没穿衣服,那鸟杆子就被几个大胆的上去拨弄,被二妮骂走后,她就以正牌老婆的身份给她们排起姐妹来。

    除她之外,都序起年齿,从大到小。

    这帮人中,起来还是顾兰玉和秦好最大,要练如玉来,她也没这两人年纪长。要再往上,就是骆冰骆倩和李庄那些婆娘了。

    好在这些人没来,要不一屋子的尸体都躺不下来。

    李小满起先听得还是挺开心的,这排个大小位子,又都跟二妮见了面,至少这些女人带回家都不会再怕被二妮了,谁知,这帮人竟然安排起时间来了。

    啥,一三五该干啥,二四六该干啥,这也不出奇,奇的是,她们竟然排出哪天用啥姿势来了。喂喂,尊重下人好吧。

    李小满看了眼二妮就耸拉起头,他完全没有发言权。

    等中午出门才知道这还是在度假村里,下楼去吃饭,快把服务员都吓呆了,好在很快缓过神来。租借总统套房来开派对的也不是没有,就是这男女比例有点悬殊而已。

    吃过饭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李小满接到二妮妈的手机让她过去别墅那边。

    “都布置得挺好的,就是那个做钟点的,咋还真就住下来帮手呢?”二妮妈凑上来,她瞅那个骆倩脸蛋身子都比她还强一些,就猜估李小满这跟她有啥。

    黄桂花也上来:“我还是先回李庄吧,这边住不习惯,有二妮妈帮着,也没啥事。”

    李小满就点头:“那也成。”

    本来就是,才多大的肚皮,这就守着一堆人?

    骆倩冲李小满使眼色,李小满等二妮妈跟二妮回房,黄桂花走去找黄冬梅商量着晚上吃啥时,才过去。

    “咋了?”

    “你可想死我了。”

    抱住就嘴,乱啃的,咬得李小满的嘴唇都疼。

    “发啥疯,这在家里呢,让人瞧见有好?你安生的住下,有啥以后。”

    李小满寻思着这事得跟二妮,那些女人都容纳了,明二妮这心胸是宽阔的,多骆倩一个也不多吧?

    要了骆倩那不如连骆冰都了,反正就那么回事。

    二妮单独在房里的时候,听他一,就咬嘴唇拿枕头砸他:“还有啥没交代的?”

    “没了,真心没了,要再有我天打五雷轰。”

    “死小满,今天瞧得我都骚性了,你还不帮我弄一弄?”

    “来喽,老婆!”

    ……

    帮二妮帮完休学,李小满就在学校对面买了一大饭盒的烧鹅,看着王大通前后脚出来,跟他那标致的小女友,心想他倒真离婚了。

    回头接到韩露菲的电话,是县长助理的事敲定了,正科。

    李小满终于放下一桩心事,扶着车门就谢天谢地。

    这等大学毕业再花一年,怎地也能到副处了。起点就比一般公务员要高,那终点自然会更高。韩露菲电话中问他暑假有什么安排。

    “还要陪二妮做产检,这事可没法推托,你要来延寿寺上香,我看等过一两天吧。”

    挂断电话,李小满又跑到奶茶店里买了两杯鲜榨的果汁,二妮这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就爱喝这个。

    别墅区倒也不算太远,有车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算是近的。

    黄港市区也不大,那别墅区就在半郊区的地方,闹中取静,但跟铭山那边的别墅还是没得比。毕竟跟岳波还差得远了,他现在可是黄港首富。

    来到家中,黄冬梅开的门,昨晚上他跟骆倩一块上,被李小满折腾得骨头松散没法去买菜,才让李小满买些菜回来。

    二妮妈跑后边的公园去了,暂时还没回来,二妮就大厅里陪着赶过来的刘长军话,身边还有几个灰不溜秋的箩筐。

    “都是盖延寿寺时挖出来的东西,按你的,先凉了半年这才送过来。不敢用什么好东西去装,就拿着原来的一些盛石头的竹编大筐。就是瞧着破烂些,里面还是拿盒子给分别装上的……”

    刘长军现在西装笔挺的,十足的企业家味道,在李小满这边,却是要站着话。

    抬手让他坐下,就去拿那些盒子。

    家用开销大,李小满把银元宝都抛了。

    这玩意儿要一颗,那不算啥,几盘子的扔出去,像在文物市场扔了颗手雷,总共卖了一千来万,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那金元宝能卖更多,但暂时还没扔出去的必要。这别墅里也需要一些东西来镇着。

    拾起一个盒子,打开瞧了眼,就:“这把青铜剑卖不了什么钱。青铜器都算是国家文物,出现了都得被送到博物馆里。”

    “是,但铜器就这一件,剩下的都是些……”

    “你别,我一件件来看,给我个惊喜。”

    几个大竹筐,还真够多的,大小件都有。二妮瞧着也欢喜,想要去拿,被李小满让黄冬梅给扶着到一边去了。

    她现在几个月大的肚皮,早就显露出来了,挺着还得扶腰,大得紧。那边还拍不出是男是女,就有可能是双胞胎。

    李小满心里欢喜得很,就更怕她有个闪失,这要是龙凤胎,伤了哪个都是错。

    而且这地下挖出来的物件,就担心有啥阴气,那对孕妇可不好。虽是凉了半年了,但也怕个万一。

    将东西都摆在桌上,以李小满的见识,那一堆玉书是极好的,不光是能卖钱,学术价值也高,估计能上千万。剩下的还有些玉器也能卖几百万一枚,这林林总总的算起来,这些东西怕不得有个七八千万。

    不比上次挖到徐楠她家那祖屋要差,甚至还要多。

    李小满这一下就来了精神,拉着刘长军:“你那地产公司,以后就专挑这下头可能有东西的盖楼得了,你在县里挖商业广场不还得了一把玉锁吗?”

    “哎呀,这倒是,我以后接工程就专门先研究?”

    刘长军低声,李小满就拍他肩膀:“对,先研究,等研究透彻了再考虑接不接,要下头可能有东西,或是利润大的就接,要是没啥利润的就不接了。反正你也不咋养人,都是要开工时才请的工程队吧?”

    “是。”

    李小满瞅了这些东西一下:“东西我先拿着,分润的事,等出手了再。”

    “成,小满我信得过。”刘长军笑。

    “军子,你那媳妇要生了小孩是女娃,我要生个男娃,咱就做个亲家。”

    他那媳妇也怀上了,肚皮尖,是男娃的可能性大。可李小满这话,是不想让女娃嫁给军子,要是男娃取他家女娃还成,两家人接个亲,以后也好办事。

    刘长军激动得快流眼泪了,李小满现在都是县长大秘了,以后前途似锦,他这个做工程的,以后肯定比不了,可李小满还愿意结亲家。

    “好啦,跟我哭个屁,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二妮妈等快到饭点才扭秧歌似的摇着大胯子回来。她她跑去跳广场舞了,李小满拿她都没辙,是来帮着二妮,可等她在这片混熟了,哪还有照顾女儿的心思。

    好在黄桂花也要过来了,就是到那时就没法乱跟黄冬梅骆倩瞎闹了。

    还有二妮妈,她那精神头越来越好,就越要越多。

    旁的女人就算了,要跟她的事被二妮知道,那不真要闹翻天了。

    吃过饭,李小满就开车去将冯小怜送到机场,她要去外地旅游,他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开开心心的玩,别顾虑花钱。

    陆嘉跟她感情好,也过来了,不知咋的,突然就直接买张机票,连行李都不带的一同走了。

    瞅着那飞到空中的大飞机,李小满想着过一周还得跟韩露菲去外省考察,就摇头。

    这真得等到二妮那肚皮越来越大,那可真是挪不开身了。

    韩露菲跑来上香,李小满就跟着她,她没带人,坐着李小满的车,彩绸围巾薄纱长裙,吹一风,她那**的身躯就能让路人看得失魂落魄。

    李小满等她上车,车开出停车场就绕道去了铭山深处。

    抚着她那**的**,韩露菲就咬着眼镜脚瞪他。

    “想玩车震?”

    “县长大人啥就是啥。”

    抱住她的胯骨就爬到座椅后,将她那淡色**给扯下来,那双紧实的双腿就露在眼前。双手抱紧了,让她坐在身上。

    “先别弄,我把衣服都脱好了,要不弄得都是水,那都没衣服换。”

    瞧她**服也是美妙景致,李小满就看着:“车里常备有夏装秋冬装跟内衣裤,三种型号都有……”

    “你个死人,是不是经常跟女人玩车震?”

    韩露菲掐着他的腰肉问,李小满不答,笑盈盈的等她**,就伸手去摸她那胸。这韩露菲也是个奇葩,她那胸越摸便越有弹性,还越摸越大。

    这大半年来,她胸少又多涨了一个罩杯。

    被李小满摸着,那积压的欲望就像是火山暴发,更兼得那**下边就是那鸟杆子。

    驴一样的玩意儿抵在那门外,那是好瞧的。

    瞬间韩露菲便水汪汪起来,她原先的那些严谨早就在跟李小满做那事的时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是食髓知味,做这事,有得一回,便有得二回,更兼李小满那双手摸起来让人神魂颠倒,便是那鸟杆子就是一般男人的水准,那都能让人失去常态。

    何况那地方还真就跟驴一样的大,挂个两斤重物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却不知,李小满这地方随着操弄的女人越来越多,也不知咋的也跟着成长起来,现在都能算得上是大车轮了。

    那可是传中的第一品,就是情姐也受不住。

    这些女人要隔得两周不弄,再弄起来,就会像是开新花一样的。

    抚着她那光滑的大腿,李小满瞧她主动的扶着鸟杆子下去,也不去摸她那里是否潮润,她要没数,那大家就疼吧。

    先挤进去个杆子头,韩露菲就咝的吸出一口长气。

    跟着就架空着夹着那杆子头在摇动了一阵,等得潮润越来越多,才一屁股坐下去。

    李小满和她都吸了口气。

    瞧她抚着长发在那里摇动,李小满让她将身体靠下来,张嘴就吻上去。

    这路虎车的悬挂系统极好,在这路边岔去的小道里,摇了一小时,也没人注意。

    瞅着她在那里扎头发,拿纸巾擦下头,李小满就让她先别动。

    就这样在车里拥抱着也能让韩露菲觉得满足,那个黄港官场的女强人怕是谁都想不到会有这一面吧。

    “等你毕业我大概会升做黄港的副市长……”

    “不去省里了?”

    “应该不会去了,先做副市长,再等一年做常务,跟着就做市长……”

    “那我就一直做你的秘书?”

    “不好吗?”

    韩露菲张嘴咬了李小满的肩膀一下,他嗷嗷叫声,就跟她吻起来。

    红珠下个月就要被安排到外地去云游了,这边会由红茹来做临时的住持,李小满等红苕接待韩露菲的时候,拉着她到后头禅房。

    “我的乖女儿,爹来瞧你喽。”

    “恶鬼,不许你那个名字,太难听了。”

    “李棉花很难听吗?挺好听的啊。”

    “恶鬼,打死你。”

    举手敲了李小满一下,红珠就喘起气来,他赶紧将她扶着坐下。这吃素跟吃荦就是不一样,红珠死活不肯开荦戒,这让李小满头大,你不补充营养,我女儿咋办?

    “这是我买的素叉烧,你吃一口瞧瞧?”

    “恶鬼,明明就是荦叉烧,你骗谁?”

    红珠瞪他,她那鼻子尖着呢,李小满骗她一回,被她识破后,就死活不肯吃他带来的东西。

    “牛奶也能喝的吧?”

    “恶鬼,不能。”

    瞧红珠的这模样,要再过得一个月,怕都不行了,想着就:“你不如提前去云游吧?”

    云游那是对外的法,白就是将红珠弄到外地去,让她先住进月子中心也好,找些朋友照顾也好,总之不能让她再待在延寿寺了,那肚皮大起来,就是有袈裟挡着,要被有心人瞧见了咋办?

    这寺里想要做住持的和尚不是没有,再了虽然红珠佛法高深,可要到这俗务,红苕比她可熟练得多了。

    妙安都比她要应付得当,她就是个镇场子的。

    “我也想快些去云游。”

    红珠突然低着头:“我能感受到菲儿在踢我。”

    李小满满头黑线,他就不喜欢这名,听着像在韩露菲。抱着她:“那就走吧。”

    打电话让刘长军叫人来安排,红珠还要跟红苕做些交代,李小满就出来禅房。

    韩露菲在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连尼姑都不放过,可以呀。”

    “机缘巧合罢了。”

    李小满带着她往前面走去,“前面有个仙人洞,咱们去瞧瞧。”

    “呸。”

    ……

    拉着三岁多的李金刚,李小满瞅了眼在台上话的韩露菲,歪歪嘴冲二妮:“你韩市长给你安排进校团委,还要让你慢慢做团委书记不是挺好的?”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韩市长有啥?”

    二妮瞧着这已经做了常务副市长的韩露菲,就摸着还一脸懵懂的李金刚,扁了下嘴。

    “那你想做啥?先把毕业证弄到吧。”

    二妮休学一年再复读,李小满都毕业大半年了,她还没毕业,这跟上课程还是没啥问题,可心里都挂念着孩子,这读书的心思倒是很淡。

    “知道啦,死小满。”

    二妮掐了他一下,谁让他话的时候,李金刚还在旁边嚼奶嘴呢,他就伸手到她的裤子里,去摸大腿。

    等韩露菲的话一停,下面就鼓声如雷。

    李小满瞧瞧表:“我先过去了,晚上回家吃饭。”

    “嗯。”

    瞅着李小满的背影,二妮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才一毕业就做了常务市长的秘书,先前的那些经历也被人拿了出来,整个黄港官场都不敢相信,这个十六七岁就成了公务员的少年已经有了五六年的工作经历。

    现在才大学毕业就做了常务副市长韩露菲的秘书,就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像是要将整个黄港都笼罩在他的光环之下一样。

    临上台去跟韩露菲话前,李小满回了下头,瞧着这大会场中安静坐着的各级官员,瞧了一眼头上挂着的横幅,嘴角一歪。

    有一天,我也会坐在上面的。
推荐阅读: 元尊 都市极乐后宫 狂野村妇:贪恋美人沟 闺华记 都市奇缘 七零春光正好 重生珠光宝色 秘密花园 重生2003 跑男之纯情巨星